【19】《异世界·从零开始》未来是要笑着聊的

时间:2016-08-05 00:00:00   |    名人时光轴

写在前面的话

原本应该都是写电影的,但是出了个意外——《异世界·从零开始》第18集的台词让我感动得不要不要。耗时四小时,看着视频,把台词一条条摘下来;话不多说,大家欣赏吧。

背景介绍

背景介绍:莱月昂(简称昂)在异世界中可以通过死亡重置的方式不断地将某件事情做好(类似游戏中的存档通关);但是在他多次尝试救自己在意的人的时候,发现无论怎么做都救不到,甚至还害了对方,心生放弃之念……


备注:

A——莱月昂(昂)

L——雷姆


(死亡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帕克:是怠惰呢,昂

(死亡复活,将其重置到水果摊旁边)

L:昂,怎么了呢?

A:雷姆

L:是,是昂的雷姆;对不起没注意到,在人多的地方累了吧

A:累了,是呀,身心憔悴至极


(拉着雷姆狂奔)

L:昂(尖叫,并拉住昂停下来)

A:(场景切换)抱歉,我也有点焦躁,所以说明有点不足,抱歉了

L:真是让人为难,雷姆也知道昂在考虑很多事;虽然也不讨厌强硬的态度

A:让你担心对不起,已经没事了;虽然觉得让你看到了很多失落和让人失落的难看一面,不过终于明白了

L:终于明白了么?

A:烦恼不堪,抱头乱窜,总给各方添麻烦,这才终于明白收尾的方法。不,仔细想一想,应该是一开始就被告知了这个方法,我还真是死脑筋。

L:雷姆觉得这才是昂最棒的地方

A:被警醒的事情和领悟到的事情,经历了许多我才知道,答案也就得出了呢。    我决定了—— 雷姆

L:是

A:(伸出右手)和我一起逃走吧,天涯海角

L:(惊讶状)哎~~~

A:现在我要走出王都,一直向西或是向北走;(雷姆插话,昂装作没听见)南边的帝国进不去,所以去哪边呢?因为受不了寒冷,所以个人首推西边,



L:(雷姆再次小声插话)不是,那个……

A:(昂继续说)说实话,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漫长的旅途。仓促发车虽然不错,不过应该不会是轻松的旅途

L:(雷姆伸手示意停止)等,请等一下。刚才昂说的话就像是,要淘到鲁古尼卡意外的国家去一样。(声音越来越小,貌似想到了什么,惊喜状)因为是昂,所以又想到了什么很厉害的事情吧;能够帮到爱蜜莉雅大人和罗兹瓦尔大人(高兴,并眯起了双眼)

A:(语气冷漠)没有那种事,雷姆;就算在王都,我也做不了任何事;即便回到宅邸这份无力也不会改变,我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和我一起逃走吧,雷姆。就算待在这里也没用。所有人一直都对我这么说,我不想承认这一点,拼命地否定。(失落状,并低下了头)是这样呢,谁都不需要我

L:(雷姆心疼昂)那种事……

A:(昂粗鲁得打断雷姆)不是没有,我被清楚地说了,一直被这样说了(痛苦回忆)……所以我决定消失,所以我决定消失,这样就好了;我这种人做点什么也就会多出个把尸体,也许会多出更多 (面容痛苦不堪)已经厌倦了(抬起头)逃吧雷姆,我和你都不能待在这里,这个国家里

L:(如有所思)就算你突然这么说

A:没时间了,突然这么说真的感到很抱歉;(右手放到左胸)真的,真心的,但请你选择吧

L:(疑问)选择?

A:选我还是我之外的,龙驾到手后向西走,出鲁古尼卡一直向西,是叫卡拉拉基来着么?在那买个小家两人一起生活吧,就算有难受的事情,只要有你在就能扛过去;只有有谁在家里笑脸相迎,不管多辛苦,只要想到雷姆在等着的话……(伸出右手,并鞠躬)请选我,选我的话我会为你献上全部;所以和我一起逃吧,和我一起活下去。


L:(沉默,然后宽慰得叹了口气)昂,雷姆不能喝昂一起逃走;因为未来的话题是一定要笑着去聊的(笑中带泪,向右歪头)

A:(结结巴巴)现在……或许……笑不出来(强颜欢笑)可一旦去实施就一定能笑出来

L:(打断昂的话)雷姆也考虑过了,(抬起头看着蓝天白云和飞龙,面带微笑,边说边想)到了卡拉拉基,先要找地借宿;生活基础只要有家和工作就没问题。万幸雷姆又在罗兹瓦尔大人的计划下接受过教育(右手画着浪花,继续说)所以就算在卡拉拉基也能很容易找到些工作,昂的话找一些体力活,说不定会变成要照顾雷姆一切的家庭主夫,收入稳定了之后,就去找个大点的房子,昂在那期间就为了就职努力学习,到实际能工作为止大概要一年左右; 两人一起工作,等存够一定的钱也可以买个房子(脸带憧憬,双手拍在一起,做高兴状)开家店也许不错。卡拉拉基是商业繁盛的地方,一定能让昂的突发奇想有用武之地;等工作走上正轨,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双手捂住嘴),但可以要孩子。因为是人鬼混血,一定会生出顽皮的孩子。(闭上眼,手指弯曲做算数状)无论是男孩女孩还是双胞胎三胞胎,一定会是可爱的孩子(睁开眼,手放到背后做娇羞的小动作)不一定都是开心的事,也不一定和想象中一样进行顺利。没能生出男孩,一连生的全是女孩;昂在家里也许会没什么地位

(昂尝试打断)

L:(面带红晕,双手予以制止,继续说道)可是可是,就算孩子们长大了,到了对昂冷淡对待的年龄,雷姆也会站在昂这边的。在邻里间会被评为有名的形影不离的夫妻,悠闲地度过同一时光然后老去,

A:(昂,感动,但是表情很痛苦)雷姆

L:(继续说)虽然很对不起昂,但若可能请让雷姆先离世,躺在床上被昂握着手,被儿孙们围着(作左拥右抱状)静静地说“雷姆很幸福”目送雷姆走(双手放背后,语速放缓)幸福地幸福地终结人生


A:(痛苦地扭头)如果,如果你都想到这些了……(眼中含泪,略带抽泣)

L:(低头轻声说)如果昂笑着渴望着这样的未来的话,雷姆也是真心觉得可以这样死去(抬起头,眼部抽动,像是要哭)能和昂一起活下去的话;在昂想要逃走之时,想要和雷姆在一起;这让雷姆打心底感到高兴。(右手放在胸前,略低头)但是不可以,因为感觉若是现在一起逃了的话;一定j就把雷姆最喜欢的昂给抛下了。(抬起头)昂,发生了什么事,请告诉雷姆

(摇头)

L:(身体前倾)不能说的话就请相信我(语气坚决)雷姆一定会想办法解决(昂摇头,带出痛苦的哭腔)不过至少现在先回去吧,花些时间冷静地考虑,也许会找到不同的答案,

A:(闭上眼,回忆)已经烦恼过了,也考虑过了,同时痛苦过了(正看眼看了眼雷姆,有望向别处),所以放弃了

L:放弃很简单,但……

(粗鲁得打断,站直了身体,攥紧了拳头,盯着雷姆,严肃地反问)放弃很简单?!

L:(略带担心)昂

(咆哮)说得轻松,放弃怎么可能简单?(歇斯底里,气息都不稳了)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考虑,就痛快地舍弃了一切,轻易地丢下了全部,(手抬起来,增强气势)就这么放弃了,你是这么想的么?(哭腔中吼道)放弃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去战斗,去想办法,这样想要更轻松;可是怎么做都不行,哪都没有路,只有放弃这条路可以走。要是能做点什么的话,我也,我也(闭眼,哽咽)


L:(表面平静但是鉴定得地看着昂)昂,放弃很简单,但是不适合昂。雷姆不知道昂经历了怎样的艰辛,知道了什么,才这样痛苦,雷姆觉得不能轻易说出”我懂你“这样的话。但是,即便如此,雷姆也有明白的事——昂不是会在途中放弃的人。

雷姆知道,昂在期望未来时是能够笑谈未来的人;

雷姆知道,昂不是会放弃未来的人;

(惊恐状,质疑自己)不对,我不是那样的人

L:(继续直视昂)没有不对,昂对大家、对爱蜜莉雅大人、对姐姐、对罗兹瓦尔大人和碧娅托丽思大人、对其他人也是,应该都没有放弃

A:(面无表情,摇头)放弃了,放弃了啊(低头+摇头,看着自己抬起的双手说)全部捡起来是不可能的事;我的手掌太小,全部掉了下来一点都不剩

L:不是,没有那回事,昂


A:(抬起的双手握拳,愤怒地看着雷姆咆哮)你知道我的什么(雷姆吓了一跳,身子往后趔趄了下)。你到底知道我的什么?(昂握紧的右拳狠狠砸在了墙壁上)我就是这种程度的男人(痛苦地回忆),明明没有能力却说着宏图大志,也没有什么只会却总做梦,什么事都做不到却无畏地挣扎。(哽咽)我是……我是……我最讨厌我自己了。总是嘴上说得好听,什么都做不到却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自己什么都不做只有抱怨时牛气冲天,我以为我自己是谁呀(双手比肩略宽,放在腰部左右两侧,蓝色痛苦,带着冷汗)还真能恬不知耻地活到现在。呐(弯下腰,看着自己无力的双手)空无一物、我的身体里空无一物(说着,双手抓住自己胸部的衣服)。这是当然的,肯定如此,肯定是这样的(感觉整个人被掏空了一样,抬起头看着雷姆继续说)我在来到这之前,再像这样和你们见到之前,知道我怎么活着的吗?(眼神空洞,回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的事)什么都没做,我没做任何事。什么也没做啊,任何事也么做啊;有那么多的时间,那么地自由,明明可以做点什么,却什么都没做。结果就是这个,那个结果就是现在的我。我的物理无能全部都暴露无遗——原因就是我烂透了的秉性。(抽泣)明明是什么也没去做,还想去做成点什么,(嘶吼)狂妄自大也要有个限度;是我懒惰的习惯,我盛大人生的浪费癖,把我和你杀掉了(闭上眼,双手捂住眼)是这样的,就是这秉性;就算活在这个地方,就算这么想也不会有任何改变;那个爷爷就把我这点看得很透彻,是这样吧(回忆起陪他练剑的家仆),不是想要变强,也不是想要做到点什么,我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什么都没做,证明自己在努力,摆出这样简单易懂的姿态,将自己正当化了而已。我想说我无能为力,想说我无可奈何。我只是为了这个,才像那样佯装拼命的样子。(抬起头看着雷姆)让你陪着学习,也只是为了演示那种负面情绪而采取的举动。(放在裤袋口的左手颤抖)我的本性就是自怨自艾、在意他人目光、渺小卑鄙肮脏,(双眼紧闭,吼道)我的本性一点、一点都没变(睁开眼,气喘吁吁,慢吞吞得说)其实我知道,全部都是我的错。(眼角抽动)我最差劲,(痛苦地闭上眼)我最讨厌我自己。


L:(平静的说)雷姆知道,昂无论在怎样的看不清未来的黑暗中,都是有勇气伸出手的人。(双手小动作,局促状)

雷姆喜欢被昂摸头,感觉通过手掌能与昂心意相通;

雷姆喜欢昂的声音,每听到一句内心都感到更加温暖;

雷姆喜欢昂的眼睛,喜欢平时很敏锐,但想要对谁温柔时就会变得柔和的眼睛

雷姆喜欢昂的手指,明明是男孩却有那么漂亮的手指,但舞起来还是让人感受到是男孩,是纤细而有力的手指(脸红)

雷姆喜欢昂的走路方式,喜欢你走在身边时,偶尔会回头确认是不是有好好跟上这点

A:(毫无语气地命令)别说了

L:雷姆喜欢昂的睡脸,像婴儿般毫无防备,睫毛也有点长,磨一下脸会变得很安心,就算恶作剧地碰下嘴唇也不会注意到。会很心疼,不过还是喜欢(低下头,眼中想要涌起泪花)


A:(闭眼,痛苦状)为什么?

L:昂说讨厌自己,如果要这么说的话;(抬起头,脸依然红着)昂有那么多优点;雷姆想让昂知道,雷姆知道这些优点

A:(闭眼摇头)那些不过是伪装,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声音不断变大)自己的事自己最清楚

L:(深吸一口气,带哭腔咆哮)昂只知道自己的事情(昂听到后瞪大了双眼——惊讶状,看着雷姆;雷姆抽泣,哽咽着说)雷姆一直看着的昂,昂又知道多少?(雷姆眼中全是泪水,随时会掉下来)

A:(慢速,很不解得说)为什么?要对我那么的……我既软弱又渺小,想要逃走(眼睛不敢看雷姆,看向别处)之前也是一样,想要逃走(看着雷姆,问)既然如此,为什么?


L:(灯光照亮雷姆,雷姆闭着眼,满脸幸福地憧憬道)因为昂是雷姆的英雄。(特效起,一群鸽子从舞台飞起。)(雷姆睁大双眼,认真地看着昂)在那个昏暗的森林,就连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的世界里,把只会想着乱来的雷姆救了出来。(音乐起)为了让醒了后无法动弹的雷姆,为了让魔法使用过度、精疲力尽的姐姐逃脱;去做诱饵,面对魔兽,就算没有胜算,生命处在真正的危险之中,即便如此还是幸存了下来,保持着维度回到雷姆的怀里;醒过来、微笑着把雷姆最想听到的话,在最想听到的时候,让最想说的人说了出来。




L:(昂略微低头)雷姆的时间一直都是静止的,在那个火焰的夜晚,从失去了姐姐以外一切的夜晚开始,雷姆的时间就一直是静止的。静止的时间、冰冻的心,都被昂宠溺地溶解了,你的温柔,让它们动了起来。在那个时间、那个早晨,雷姆得到了何等的救赎,雷姆有多高兴,昂一定不会知道。(雷姆将左手放在右胸)所以,雷姆相信,无论有怎样痛苦的事情,就算昂就要输了,就算世上谁也不相信昂了,哪怕连昂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雷姆也会相信你。(雷姆挽住昂的脖子,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胸前,昂诧异得双腿无力地跪地)救了雷姆的昂是真正的英雄(灯光将两人环绕,雷姆轻轻吻上昂的额头;昂僵硬的双手,垂了下来)    

A:(昂仍在怀疑自己,看着地面)再怎么努力也没能救到任何人

L:有雷姆在,昂就下的雷姆现在就在这里

A:一事无成,空无一物的我,谁都不会听我的

L:(眼中含泪)有雷姆在,只要是昂说的话什么都听,想要去听

A:不被任何人期待,也不被任何人信任,我最讨厌我自己


L:(雷姆蹲下来,手轻抚着昂的脸颊,帮他抬起头,看着自己)雷姆爱着昂,

A:我这样的可以吗?

L:是昂就可以,不是昂的话不行。空无一物、一无所有,若是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的话,现在就从这里开始吧(说着直起腰身,向后退了两步;)

A:(昂也顺势站起来)什么呀?


L:就像昂把雷姆静止的时间运转起来一样,把昂觉得静止的时间现在运转起来;从这里开始吧,从一,不是,从零开始(雷姆伸开双手,灯光聚焦,整个环境变亮)一个人走下去很艰难的话,雷姆会支持你;分担包袱,相互支持着走下去吧,那天造成是这么说的吧(认真地看着昂)让雷姆看看昂帅气的一面

A:雷姆

L:在

A:(有些心疼地看着雷姆)我喜欢爱蜜莉雅

 L:恩

A:我想看到爱蜜莉雅的笑容、想帮爱蜜莉雅的未来、就算被说成碍事,就算被说不要来;我也想要在那个女孩儿身边;因为喜欢酒吧这个当免罪符,就觉得什么都能获得理解,是傲慢呢。不被理解也不要紧,我现在想要帮助爱蜜莉雅。如果痛苦的未来会袭向她的话,我想要带她去,能让大家都欢笑的未来,(走到雷姆面前,伸出右手,问)雷姆,能帮我吗?我一个人什么也做不到,我什么都欠缺,没有自信一路走下去,渺小、软弱、脆弱,所以为了我能一路走下去,为了能纠正我的错误,能帮我么?

L:(歪头一笑,心里有些小失落,看着昂说)昂真是个过分的人,对刚甩掉的女孩,就要做出这种请求吗? 

A:(略尴尬)我对刚我拒绝的“要跟我一身一世在一起”的求婚对象,提这种请求也很尴尬啊

(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L:(轻轻提起裙角,左脚向后弯曲点地,认真地说)如果这样昂就能,雷姆的英雄就能笑着迎接未来的话,


A:(昂伸出右手,雷姆伸出左手,抬起来并搭在一起)看着吧,在特等席上(昂将雷姆拉入怀中。眼神坚定地说)看着你迷上的男人,成为最帅的英雄的那一刻

L:(很高兴,却不由自主在昂怀里痛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