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塞】泉州:趁丈夫夜班,新婚妻子竟跟两男…

时间:2017-01-11 00:00:00   |    胜芳网络红人鬼弟

又是新的一年

又到了长辈们“嘘寒问暖”的时候

你准备好另一伴了吗?

这个年准备租个女友回家了吗?


许多人抵挡不住家人的催促,

便讨了个新娘回家

然而一切都是有风险!



新年第一天

柬埔寨妻子不辞而别

2017年对于河南来泉务工的樊先生来说,可谓开年不利,就在元旦那天,他结婚才十个月的妻子突然不辞而别,至今下落不明。




樊先生是河南南阳人,今年35岁,两年前他只身来到泉州,开出租车谋生。


2016年春节,他回家过年时,父亲见他还没结婚,十分着急。刚好当地有人在介绍柬埔寨新娘,之前村里也成过几对,父亲便把中间人找来了。




河南来泉务工人员 樊闯
他(中间人)上边还有一个老板,经常在越南一带住,当时他们柬埔寨的人还有一部分在老家,找这种要嫁到中国的。然后让他从越南带入咱们广西那边,好像是南宁那边那一带,然后非法入境进来。

中间人收十万元

只保证新娘半年不跑


樊先生说,他们那娶柬埔寨新娘、越南新娘的不少,有些新娘几个月后就人间蒸发,但也有留下来生儿育女的。当时樊先生和中间人签了一张简单的协议,对方表示收了十万元聘金后,保证新娘半年内不会跑路。



河南来泉务工人员 樊闯
他们说的意思是可能半年之后,如果怀孕了或者其他情况,觉得咱中国好,可能就不会走了这种情况,但也不排除走。我父亲也就说,先娶过来再说,就是说到时候跑了再说,万一不跑呢?是抱着这种心态。


中间人带来了四名柬埔寨女子,樊先生挑中其中一个。女子携带的柬埔寨证件,樊先生看不懂,只知道她是1983年生的,名叫阿达。两人语言不通,交往了十天,便在老家办了婚事。去年3月,阿达随樊先生来到泉州,几个月后到附近的小作坊做手工活。阿达有时会在微信上和家人视频聊天,但都聊些什么,樊先生一无所知。




河南来泉务工人员 樊闯
她来这边有发过脾气,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大吵大闹。表现异常的话 那也就是期间有几次找我要过钱,说给她家里边,然后有两次没给,就那意思好像要走的意思,但是她当时也没走。


元旦那天下午四点多,樊先生出门上夜班,第二天清晨回来时,发现阿达不在家,行李箱也不见了,他意识到妻子是离他而去了。阿达是什么时候走的呢?出租房附近的监控显示,1日傍晚6点多,阿达带着一女二男回家,其中那名女子是柬埔寨嫁到浙江的,此前经常和阿达微信聊天,另两名男子身份不明。虽然监控没拍到这些人离开的画面,但樊先生猜测,阿达应该是跟他们走了。樊先生希望通过自己的遭遇,提醒他人谨慎选择此类涉外婚姻,同时他也担心妻子的安危。


监控视频↓↓



河南来泉务工人员 樊闯
我怕她被别人骗走了之后把她卖了,或者是强迫她再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再一个来讲,就怕他们属于一个大的骗局,前几天听人说就是(有人)往外卖,有人再往回带,就是这种情况。




樊先生向晋江池店派出所报了案。记者从晋江市公安局了解到,阿达属于非法入境,警方难以查到其真实信息,而且樊先生与她并未正式登记结婚,这样的婚姻是不受法律保护的,阿达有离开的自由。即便阿达今后被警方找到,也将被遣送回柬埔寨。




关于这样的涉外婚姻,广角君曾经报过多次,然而这样的事件依旧在上演,剩男问题该如何解决?这条娶妻“捷径”是否有相关的政策来保障?这一切应该唤起我们的深思。

新闻链接

10多名越南新娘集体失踪

乡村剩男娶妻梦碎

去年,2月16日,南安眉山乡、金淘镇两地多个村的十几名越南新娘突然集体失踪,让原本还沉浸在过节气氛中的几个小山村顿时炸开了锅。几天后,天山村仅剩的2个越南新娘,在跟丈夫外出打工时,也趁机跑了。这些越南新娘大多会讲普通话,有的失踪时已怀有身孕,她们都是通过同一个媒人介绍,在媒人收了六七万元彩礼后,嫁给当地大龄农村青年。她们中最久的嫁入夫家才半年,最短的仅三天。而越南新娘集体失踪后,这名媒人也联系不上了。

越南新娘的骤然离去,对整个家庭来说是沉重的打击,有的小伙子一气之下,将有关越南新娘的物品统统烧掉。这把火,烧掉的还有当地农村青年的娶妻梦。

新闻链接

越南新娘不辞而别

回越南后借口要钱

2015年2月,安溪虎邱镇双格村村民林惠珍向中间人支付了三万四千元聘金,给儿子娶了一个越南老婆。没想到婚后没多久,媳妇梁某环就逃跑了两次,但都被追了回来。2015年5月5日,梁某环再次逃跑。


如今,梁某环已经被遣返回越南,但林惠珍一家支付的聘金是要不回了。除了以婚诈财的情况,还有些越南新娘远嫁中国,原是抱着改善生活的希望,但娶越南新娘的多是中国农村家境贫困的大龄男子,有的越南新娘受不了苦先后离开。记者了解到,近年来,仅永春县坑仔口镇福地村,就先后有近20名越南新娘嫁到村里,但如今仅剩10人左右。

新闻链接

买回越南新娘

全家被感染艾滋

在南安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的一户人家里,有一段因此被改变的人生。离过婚的阿炳家庭条件不好,在当地很难再找对象。阿炳33岁那年,他的母亲阿玉听人说,隔壁村有一个越南女子要卖,母子俩便随中间人去看看,当时这名越南女子被关在一个羊圈里,角落里还有一个1岁的男婴在哭。


阿炳说,他们东拼西借了2万元,买回这名越南女子。当时她身上什么身份证明也没有,他至今仍不知道越南老婆的全名和真实年龄,也不知道她来自越南哪里,不过夫妻俩生活倒也和谐。婚后第二年,越南媳妇就为阿炳生下一个儿子。


2012年6月,阿炳一直高烧长疱疹,身上不舒服。有亲戚听说越南媳妇去世前的症状,建议阿炳去检查HIV,不久后,他被确诊感染上艾滋病。


这些娶涉外新娘的大龄男子,大多来自离县城较远的乡镇,经济相对落后,他们花费了一生的积蓄,娶了一个外国老婆。然而这些外国老婆一旦离开,他们要再娶个媳妇就更难了。对于涉外婚姻,广角君只想说恋爱有风险,请小心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