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代,开创了中国玉文化的一代新风

时间:2017-01-11 00:00:00   |    整形指南针

首都博物馆商代玉戚


商代是我国第一个有书写文字的奴隶制国家,中原玉器在继承辽河及长江流域新石器时代琢玉技艺的基础上,汲取了以夏代二里头玉器为代表的精华。


天津博物馆商代虎形玉佩


同时,由于青铜制作工具在琢玉领域的不断运用和完善,使方兴未艾的青铜制造业和传统的制玉业得到了互补,达到了相得益彰的效果,为玉器业技术的改进和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增添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并逐渐走向成熟,达到了极高的艺术造诣,带来了文明社会玉器业的第一次发展高峰,从而开创了中国玉文化的一代新风,呈现出一派灿烂的景象。


天津博物馆商代龙首形玉觿


可以说,殷商的制玉业对于中国古代造型艺术的发展,尤其是对后世的雕刻艺术产生了广泛而深远影响。


天津博物馆商代龙纹玉饰


出土数量惊人


在中原地区出土了该时期数量惊人的玉器,有和田玉、蓝田玉、岫岩玉和扬州玉等,有些是方国纳贡来的,有些是交换来的,有些则是通过战争掠夺来的。


天津博物馆商代牛首形玉饰

这些玉器大多数为软玉,以青玉居多,还有黑、白、黄、灰色,大多数玉都有与主色相异的玉斑。


天津博物馆商代象形玉佩


仅妇好墓中就陪葬了755件制作精美的玉器,按用途可分为礼器、仪仗、工具、生活用具、装饰品和杂器六大类,反映了当时用玉、佩玉的风尚。


新乡市博物馆商代虎形玉佩


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与商代玉器有关的记载不胜枚举。如《逸周书·世俘解》中说,当周武王带领军队攻进商都朝歌时,看到大势已去的商纣王,只好携带4000件玉器自焚而亡。


新乡市博物馆商代龙首玉觹


《史记》亦载:“纣兵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失道寡助的殷纣王虽有宝玉锦衣,也难逃一死的命运。而取得胜利的周朝军队从宫中获取了上百万件玉器,武王将其中的一部分赏赐给了功臣。


中国国家博物馆商代晚期羽冠人形玉饰


在三门峡上村岭虢国墓地虢仲墓中,就发现了数件商代玉器,很可能就是周王赏赐的直接物证。这几件商代玉器均为和田玉,有琮、戈及动物类的象、鸮等,玉质温润,造型大气,形象生动,工艺十分考究。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商代玉刀


商代制玉业的代表


史学界把郑州二里岗时期的玉器和安阳殷墟的玉器,作为中原地区商代玉器文化形态的代表。前者主要有郑州二里岗、郑州商城、郑州铭功路、郑州白家庄、郑州杨庄村、新郑望京楼、许昌大路陈村等地出土的玉器。


故宫博物院商代龙形玉玦


其种类及数量较少,造型简单,基本没有纹饰,表现出玉器初创的状态。后者以安阳小屯、安阳武官村、安阳大司空村、安阳高楼庄、安阳郭家庄、辉县琉璃阁、孟州涧溪村、信阳罗山莽张后李等地出土的玉器为代表,其数量及种类很多,造型丰富,纹饰繁缛,工艺精美。


故宫博物院商代龙形玉佩


只有殷墟时期的玉器才真正体现出了商代玉雕艺术的风格和魅力,不论从技术和审美的角度,还是从造型设计和纹饰效果上看,都代表了商代制玉业的最高艺术成就,是中华民族早期社会文明发展过程中积淀下来的重要文化成果。


故宫博物院商代人首形玉饰


商代玉器的艺术成就


商代早期玉器在研磨、切削、勾线、浮雕、钻孔和抛光,以及玉料的运用和创作造型等方面,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到了商代晚期,玉器的图案设计、雕琢工艺、抛光技术等,与早期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


故宫博物院商代人形玉饰


从装饰题材看,可以分为动物、人物、神话形象,以及戈、璜、琮、环及铲等。


故宫博物院商代兽面纹玉韘


工匠们受到了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事物的启发,采用薄片雕剪影的视觉效果,或圆雕的写实手法,用线面结合的方式,加之“臣”字目、变形云纹、鳞纹、龙纹、凤纹、连珠纹、神人兽面纹、兽面饕餮纹、双钩线纹等的流行,生动地刻画出作品的表情和神态,赋予美石本身更多的艺术韵味。


河北省民俗博物馆商代花瓣纹玉柄形器


同时,以朴实自然的审美观念,将玉石沉稳柔和的色调同优美流畅的线条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达到了传神的艺术效果,成为奴隶主贵族和上层社会人们喜爱和追逐的对象。


河北省民俗博物馆商代玉柄形器


但是,这并不能代表殷商玉雕艺术的最高境界。我们知道,殷商是一个崇信鬼神的朝代,许多玉器中都蕴含着浓重的神鬼观念和宗教意识。


首都博物馆商代弦纹柄形玉器


为了更好地表现玉石的美感,商代玉工们在承袭夏代镶嵌工艺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光大。在戈、矛、剑等青铜兵器上镶嵌玉石,装饰着饕餮纹、夔龙纹、云雷纹等,并发展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故宫博物院商代兽面纹玉戚


从新郑望京楼新村乡和妇好墓出土的铜内玉援戈,以及安阳市黑河路出土的铜骹玉矛,就可以窥出一斑。


故宫博物院商代铜柄玉戈


虽然都为铜内玉援戈,但前者的内部装饰着变形夔纹,而后者的内部除装饰饕餮纹外,还镶满绿松石,给人以华丽的美感。


故宫博物院商代铜柄玉戈


铜骹上镶嵌的绿松石大多已经脱落,但其精湛的制作工艺,仍让人产生很多美好的遐思。


旅顺博物馆商代铜柄玉斧


商代玉文化的滥觞


仿青铜彝器和俏色雕玉器的出现,则开创了玉文化的滥觞,巧合的是它们均出自安阳殷墟。


旅顺博物馆商代玉戈


碧玉簋是商王武丁的夫人——妇好的陪葬器物,玉色柔和,造型端庄,雕琢规矩的口沿,简洁之中透出非凡的技艺。


旅顺博物馆商代玉戚


微鼓的外腹部装饰着四条对称的扉棱,其间布满云雷纹,显得华丽而富贵。圈足上装饰的凹弦纹,与器身浑然一体。安阳小屯出土的俏色玉鳖,更让人拍案叫绝。


首都博物馆商代玉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