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命运—冥想引起的变化

时间:2017-01-11 00:00:00   |    福州台江整形


:在冥想的时候,我们说神圣的光正在走进我们的心,如何去感觉这种光?我知道我们不应该去想象任何东西,但我只想知道如何相信有东西走进来?


:首先,我们不是想神圣的光在走进来。我们只是告诉自己,“圣光已经在心中”,仅此而已。这是一种假设。数学中你们可能遇到过这种题。假设这个和这个不等于这个同这个,最终需要证明这种说法是对的还是错误的。因此,假设心中有圣光,我们就从这个小小的意念出发,最终证明“是,的确有一点东西”。如此每天多一点东西,最终我们会看见去其全部的面貌,一步一步来。

当小孩,尤其是男孩想长肌肉时,他们会去健身房花一、两天,然后就垮了,累了。然后你说,“喂,你的肌肉怎么样了?”他们已经不去健身房了,但是有一些人比较坚持,真的愿意经过三个月,六个月,两年,三年的训练,然后我们就能看出效果。表面看都能看出肌肉来。冥想也是这样,冥想引起的变化是看不见的,但是你自己能感觉得到。如果你有记日记的习惯,就能从中看出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2010年12月我曾经记下的内容,后来我自己都有些惊讶,当初好像微不足道,我记下的是,我在冥想时看见了某个人,然后我们就合而为一。昨天我突然翻开日记,天啊,简直跟撞了火箭似的,然后我就热泪盈眶。整整两年后居然有这种影响。而当初记下时似乎毫无意义可言。

我再举个我日记的例子。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形容一个地方,有水流,有参天大树,大概有150英尺那么高,一个大帐篷,草坪和一个小屋。1979年记下的这个日记中,我写道:“我坐在查里旁边”,这指的是我们的大师。那个时候我们一般都叫他查里。那么我写的是:“我坐在查里兄旁边,另外还有四、五位修习者。”那时我在想,“这可是外国而我却在印度”。当时我还在艾哈迈达巴德。没关系,我记下了。1986年或1987年我们在美国亚特兰大,大师说,“我们去奥尔巴尼吧”。因此我们五、六个人去了位于纽约州的奥尔巴尼,到那儿一看竟然就是我在日记中记下的那个地方。记日记时,查里并不是大师。我未曾想过我会到那里,但眼前的情景一模一样。所以我强烈建议,哪怕是很简单的事情,比如你看见黄鼠,就在日记中写下“我看见了一只黄鼠”。说不定日后你会与它互动。不论冥想中有何种感觉,或做了什么样的梦,对人家、对自己、对家人、对大师、对上天、对自己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有什么想法都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