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家】余怒 蜗牛

时间:2017-05-31 18:51:42   |    伊奴美容

原标题:【诗家】余怒 | 蜗牛

  

山中记事

在山顶上,

坐下来,喘口气。

这次登山,来自朋友的邀请。

看到山间圆月,

他开始尖叫。

他指着它,让我一起看。

可我想告诉他我的想法。

这是十二月末的一天,

已经听不到溪流的声响,

圆月转动得很快而繁星

构建了一个崭新的四周。

我没有孤身证明所见的伟大动机。

标记

十二月初的某个晚上,

我为我的五十岁感到难过。

以之前发生过什么来推测

之后将发生什么。

相信某种药物,如同从前

相信过的诗——这一次才有效。

在朋友家,接受众人的

祝福,酒后呕吐两次。晃荡到

一户人家院落外的砖砌人行道上,

倚靠冰冷的尖木栅站立,

让我的脸

仰对一颗小行星。

如此景物

八月的乡野,

不利于我的痛苦,

只会让人羞于其神秘。

远处有野树湖泊云朵,

我心中有一层世界在变蓝,

(此澄澈力量不易获得。)

如果这时,有人告诉我,

我们不会始终活着,我当然会受不了。

但要是我独自领悟出来,

便会转而向四面八方致谢:

静默及其蜂鸣;无花果树

及其无花果;如此的现在。

都是无法停止的事情

十七岁,那时我

还不是诗人。

第一次跟随年长的

同伴远游,住的是野地帐篷。

有天夜里我醒来,

感到自己会飞。

在寂寞而仁慈的

砾石岩峭壁上方,

有一颗无名星最亮。成群

结队的岩羊,在往高处跳跃。

那绝对的绝望,或许

与我之后的写作相仿。

亲密

冬天我写下一首诗,

致死亡。

不把它看作

一个奇异现象而

看作一个人。

肩并肩,同我朋友般地

走在雪地里。(区别是

我有足迹它没有。)

好像一个情人温驯地

执行它的梦游计划,

偶尔也被允许

一部分迷失。

旧美学

年轻时我喜欢

静静的花和

低头走路的鸟;

喜欢一组对立的

词语:高远和安静。

(花不懂脱身之妙而鸟懂,

一如我非盲人而不知颜色。)

这还不是最悲伤的,最要紧的。

你看,一头刚刚解冻的鸟(会轰然

崩塌吗?),站在

浮冰上,抱着翅膀。

外部看不出什么变化。

新经验

站在窗户边,

等一个电话响起。

我知道手伸到窗外摘下树上的

一个苹果并抚摸它那是新经验:

朝仿玉器皿中

投下的一束绿色;

相对的,静谧喜悦

几乎是一种温润陶瓷的昏暗。

你看不见我吗,在移动于

空中的那个苹果旁边?

我依旧在这里(站着)并且游动。

不久,剩下的一切都会这样游动。

(选自《百花洲》2017年第3期)

  

  

解锁更多精彩好书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微信号 : bhzwycbs

新浪微博:@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