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5【白洋淀草根文学】拉大绠(gěng20161113

时间:2016-11-13 00:00:00   |    名人日化

拉大绠,是白洋淀渔民传统的捕方法。用这种方法捕鱼,凭得是全员的密切配合和高超的扣大罩技术,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事。如今,由于渔民生活来源的多样化,专业技术也日渐退化,驾轻就熟者已经为数不多。即使有,也起码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了。


白麻

拉大绠需要有一整套专用设施,包括绠绳、绠杆、绠苗、管船、罩船等。

要拉大绠先作绠绳,需用白麻七十斤,玉米粒大小的石头块、砖瓦块二百五十斤。搓捻大绳时,先分为四个股拧劲,然后把上了劲儿的四个股拧在一起。合股时把预先备好的碎石块、砖瓦块包裹在麻绳里。绠绳做好后,有胳膊粗细,七十米长,重三百斤。大绠要求中间最粗、重,两头稍细稍轻。做好绠绳之后,选用大拇指粗细,一丈二尺长的小竹竿,每隔二尺一根,把根端绑在绠绳上。竹竿要绑得牢靠,位置要正,保证大绠下水沉在水底之后,竹竿要直立在水中。还要在每根竹竿的顶端,插上鸡翎或拴上五颜六色的布条,这就是绠苗。至此,一根大绠便做成了。


麻绳

作业时,选择水面开阔、水底平坦、水草少的淀泊或者大河里,大绠下水时,在水中围成半圆形。把大绠两头用曳(yè)绳拴牢,曳绳分别系在两只管船的轮轴上。“管”就像安在井台上打水用的辘轳,辘轳是用手拧动,管是用脚蹬着转。把两只管船用铁锚在水中固定起来,渔民蹬动管,管上的轮轴旋转,不断收紧曳绳,拉着绠绳紧贴水底匀速前进。绠杆就像栽在绠绳上的小树,随着绠绳移动。五颜六色的绠苗飘摆着、抖动着,非常醒目,它的动静,报告着水中的鱼情。

渔民俗谚云:“鱼过千层网,难过一根绳。”却是为何?只因绠绳前进时,绠杆在不停抖动,绠苗在不停晃动。那鱼们疑神疑鬼,草木皆兵。既不敢浮出水面逃跑,也不敢在绠杆之间穿行。鱼在惊疑不定中就往水底钻,使劲用嘴拱绠绳,想从绠绳下钻过去,这个行动就把自己的行踪报告给了火眼金睛的扣罩人。


罩船

绠绳前进,后面紧跟着两三只罩船。每只罩船上有两个渔民,驾船的别看是副手,划船技术高超,动作机敏,把船驾得就像哪吒脚下的风火轮,进、退、转、停随心所欲。那站在船头拿大罩的是主将,你看他手持“爆头”(一种撑船、轰鱼用的工具)撑着船,手疾眼快,四下搜寻着鱼踪。圆锥形的大罩就架在他身边,大罩下口直径九尺,罩高一丈二尺。拿起罩来,就像是托塔李天王手托降魔玲珑塔。好罩手用眼一扫,就知道鱼钻大绠时所在的位置:苗杆有一根抖动,鱼必定在抖动的苗杆之下;苗杆有两根在动,鱼肯定在两杆之间;苗杆三根齐抖,鱼就在中间一根绠杆下面;有好几根苗杆一齐抖动,鱼在抖动最厉害的地方。有时,苗杆抖动只显示出鱼的大概位置,还要仔细观察鱼从水中吹起的泡沫,来确定鱼在水中的确切位置,然后下罩扣鱼。


四角河头有弟兄二人,哥哥张圈,弟弟张圆,都是扣大罩的高手,叉头又准水性又好,一九五七年,大公社成立了治鱼专业队,张家哥俩儿是拉大绠治鱼组里的王牌罩船。一天拉大绠捕鱼时,张球驾船,张圆掌罩,与其他两只罩船一起,跟着大绠寻觅着鱼踪。突然,挨着张球弟兄的罩船,有三根绠苗剧烈抖动起来。“好大的动静!”张圆一边搬起大罩,一边指挥驾船的张球:“左前七尺!鱼在中间苗下。”张球左浆拨水,右浆加力,立刻准确到达位置。张圆举罩入水,稳中带狠“嚓!”大罩入水,一下摁到水底,立时,大罩被鱼撞得发出“噔、噔”的响声。张圆狂喊:“哪里跑!”用全身力量压住大罩。张球见情况紧急,弃浆下水,一个猛子扎进罩中,潜入水底摸鱼。水面泛起串串气泡,漂起团团撕碎的水草,说明水下在激烈搏斗。约摸过了一分多钟,张球才浮出水面,喘着气大喊:“擒不住它!”说完又扎入水中。此时,其它罩船明白,张圆的大罩扣住了大个儿的鱼,赶忙过来帮助摁稳大罩,张圆腾出身来“哧溜”一声钻入水中。一条鱼,两个人在罩中上下翻滚。约摸有一袋烟的工夫,张球双手抠住了鱼腮,张圆在腋下夹住了鱼尾。真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哥俩终于生擒了这条金鳞红尾、重达七十八斤的“鲤鱼精”。


大鲤鱼

这么大的鱼,就连治鱼专业队也感到惊奇,把大鱼养在“活舱”里,送到了水产局。水产局长异常欣喜,报告给县政府。县政府认为这是“三面红旗”的伟大胜利,派专车把大鲤鱼送到了地区行署。当时地区行署的李悦农专员也是无比激动,亲自批示:“把大鲤鱼送到展览馆展出!”当时,张球、张圆弟兄披红挂彩戴了大红花。李悦农专员亲临现场,摆开骑马蹲裆的架式,双臂托鱼照相留影,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