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控堪忧!美的集团身陷10亿理财骗局,实力演技…

时间:2017-06-30 11:27:19   |    美容护肤宝典

今日早间,美的集团被曝出下属合肥公司购买理财产品遭遇“萝卜章”、被“假行长”骗走了10个亿,目前正在安徽省高院受理。因被曝光的诈骗情节十分荒谬、又涉案主体包括农业银行、兴业银行、重庆银行、财通资产、渤海信托等颇具影响力的金融机构,消息一出即引起热议。随后,美的在并不常更新的集团公众号上紧急发布声明表示:爆料属实、莫要惊慌、事态可控。

这两份累计规模10亿元的理财产品,涉案银行分别是7亿元理财产品的增信方和资金监管方“农业银行成都武侯支行”、资金托管方“兴业银行上海分行”,以及事关3亿元理财产品的重“庆银行贵阳分行”。

农行兜底,资管信托双通道

现单说这个名为“财通资产-创赢1号单一客户专项资管计划”的7亿元理财项目。

美的作为投资人,购买的是财通资产担任管理人的“财通资产-创赢1号单一客户专项资管计划”理财产品,兴业银行出任该产品的资金托管方。到这里是资管产品最基本的结构形式,笔者用蓝色框框圈了出来。

然后这个项目稍微复杂一点的地方呢,在于下面粉色标记部分。第一、农行成都武侯支行为财通资管计划进行增信,增信方式是出具兜底函并承诺年化6.7%为收益下限;第二、财通资管计划内还嵌套了一个渤海信托的产品,而这个产品的底层资产正是农行成都武侯支行的三位授信客户,同时农行成都武侯支行成为该资管计划指定投资标的的资金监管方。

换言之,美的的7亿元理财资金流向是:经由农业银行成都武侯支行出具兜底函,穿越财通资产和渤海信托两层通道,最终贷款给了三家农行客户公司。

美的在2016年4月经集团决策层开会论证最终同意放款,却在一个月后自查时发现:无论是银行出具的兜底函,还是最终资金流入的这三家标的公司的授信资料,均出自恶意伪造。

假行长、萝卜章,实力演技骗来7个亿!

时间回到去年三月,美的金融中心安徽分部的负责人LI某通过其大学同学介绍的一位券商投资经理,接触到了财通的这个7亿元资管项目。但是因为美的理财业务有“必须具备银行兜底”的硬性规定,于是为了伪造兜底函以获得投资,一部凭本事靠实力骗取7个亿的大戏在向来不乏创造力的成都上演了……

以下画面请自行脑补:2016年3月22日,美的两名工作人员与上海财通资管项目经办人等一行,由一名自称为“农行成都武侯支行客户经理”的CHEN某接待,来到了农行成都武侯支行办公大楼。这些人一路从踏入营业厅大门,到坐上电梯进入办公区,全程无人询问或阻拦。

“这是我们HUANG行长”,CHEN某向大家介绍,随后双方交换了名片。

监控资料显示,双方会面持续一小时。在美的一行人查看过三个农行客户的授信资料并提问后,这位HUANG行长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农行成都武侯支行的“公章”敲了上去!有一个细节是,因为敲得不够清晰,“HUANG行长”又加盖了一次。

在当时,这位盖章《承诺函》的“HUANG行长”到底是不是农行成都武侯支行在编的行长本人,以及三位农行客户的授信资料是否真实有效,美的方并无人提出异议。

而资管计划合同里明确写着:“本资产管理计划项下,资产管理人(笔者注:财通资产)仅作为通道功能的主体,资产管理人无需对资管计划投资标的进行实质审查。资产委托人(笔者注:美的)已对资产管理计划投资标的的资金用途、交易对手、担保措施等的资信及其他背景状况进行了充分的尽职调查,若出现委托资产无法收回本息或遭受损失等情形的,资产委托人自行承担风险……”

守业不易,风控背锅

尴尬的是,这一趟所谓的“成都尽调”,美的金融安徽负责人LI某丝毫未发现对方演戏破绽不说,回去之后还赞不绝口向上级汇报:“该项目借款人为农行授信客户,由成都农行兜底。与风险部一起现场尽调,核查借款人经营情况良好,且底层资产具备有效的抵质押担保,建议操作。”

集团领导CHAN某质疑道:“用一个资管计划再套一个信托计划是出于什么考虑?”对此LI某回应“项目是财通资管对接的,委托渤海信托放款”,并再次强调“底层资产对应是成都农行三个授信客户,交易机构较为清晰,风险可控”。领导CHAN遂批示了“同意”。

可就在一个月后,美的集团总部资金中心的主管领导在前往农行成都武侯支行进行投后核查时发现了“货不对版”,并立即报案。公安介入后真相才逐渐浮出水面:最核心的《承诺函》上的印章为非法私造的“萝卜章”,盖章的“HUANG行长”和负责接待的“客户经理”CHEN某都是假冒。而三个借款企业的授信资料,包括上级分行的授信批复、抵质押证书、支行的尽职调查报告和物业评估报告等,也全都是伪造。

策划这宗骗局的CHEN某等人,现均已被公安逮捕,资金流向的三个实际用资单位有多名涉案人员在逃。

除了对上述CHEN某等人的“欺诈兜底”刑事立案外,美的集团目前已经对上述三个实际用资方企业以及农行成都武侯支行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三个用资方赔偿全部7亿元本金及利息,判令农行成都武侯支行承担全部的连带责任。安徽省高院也已受理。

至于为啥铤而走险,必然是为了钱。三家用资单位或是穷途末路,而CHEN某等人则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干这一票或将收入高达过亿元人民币,自当全力演出。农行成都武侯支行在其中究竟都参与了哪些勾当,有待进一步侦破。

现在已知的一个细节是,HUANG行长和CHEN某等人用以接待美的方的办公室,是由农行成都武侯支行一位在编的LU姓副行长“借”给他们用的!总共借过三次,只不过在美的之前接待的另外两家金融机构都没上当。

所以为啥是美的呢?还是怪你家风控不行。为何安徽分部的LI某一行人等“成都尽调”未察觉端倪?为何总部领导在放款前听了下属几句拍胸脯式的口头表述就高枕无忧了?

市值2800亿的美的集团(SZ.000333)或许是不至于为了10亿的理财殚精竭虑,何况据公司声明“整体损失可控”;但一想到,已走过3/4个世纪的何享健老人,1968年召集23位邻里乡亲众筹5000元创办“北街办塑料生产组”,到制造电风扇进入家电行业,到力推股份制改造于1993年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第一家由乡镇企业改组而成的上市公司,到2001年完成公司高层经理人股权收购进一步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到2009年打破家族企业“世袭制”传贤不传子地将美的交给外省外姓的职业经理人方洪波,到2012年正式宣布辞去集团董事长职务……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难。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风控重于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