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舰上养宠物违规吗?民族英雄邓世昌曾在舰上遛过狗_国家人文历史

时间:2017-04-21 00:00:00   |    名人粉丝团

图为“致远”舰,与“靖远”舰为北洋海军中航速最快的战舰。

近些年,人们又为北洋水师军纪涣散找到了新的证据,那就是人们过去耳熟能详的故事:1894年9月17日在大东沟海战中,“致远”舰撞击“吉野”未果沉没。管带邓世昌坠海后,其平日里养的名为“太阳”的爱犬也跟着跳入海中,紧紧咬住邓世昌的衣袖,不让主人下沉。邓世昌誓与军舰共存亡,毅然抱住爱犬的头,与其一起沉入大海。

这则感人的故事近年来却遭到某些人的质疑,《文汇报》就曾发表《到哪里寻找完美的民族英雄?》,提出“⋯⋯这里的‘义犬’、‘灵獒’,说明邓世昌的确在军舰上养过宠物遛过狗。而据姜鸣先生说,在军舰上养狗本为《北洋海军章程》所不许。可见,这里所谓‘义犬’、‘灵獒’的颂词,并不能掩饰邓世昌的违章行为。”一些网络文章更是提出“邓在北洋海军中可以算是最优秀的将领了,其尚且如此,其他将领士兵就更加腐化了⋯⋯如此海军,焉能不败呢?”

但是,军舰上养狗以及其他动物作为宠物,对于熟悉海军史的人而言,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图为邓世昌率领爱国官兵英勇杀敌的雕塑。

早在古埃及时代,海军舰船和民用船舶上就已经出现了豢养动物的事例。当时为了保证航行途中粮食储备的安全,杜绝鼠患,虎头虎脑的猫咪就开始在船舶上耀武扬威。这种传统一直保持到19世纪甚至更现代。“地理大发现”以后,军舰上的动物也开始五花八门起来。此时不仅是单纯的小猫,很多船上开始出现了狗、猴子、熊,活脱脱成了海上动物园。豢养这些动物自然不是毫无缘由的,在那个海上生活至为艰苦的时代,动物在船上成了调剂船员精神的良药,成了整艘军舰的宠儿——吉祥物,海军军官养着宠物更是有一番绅士的派头。

蒸汽时代来临后,军舰可以开得更远,舰上的宠物种类也就越来越多,长颈鹿、袋鼠、小象也时有出没在军舰上的情况。作为后起的海军国家,亚洲的中国、日本建设近代化海军时不可避免地受到西方,尤其是称霸海洋的大英帝国海军的影响。服装、用餐、军语词汇,一概如此,至于舰上宠物,当时西方各海上强国均视其为通例,由此无论是《北洋海军章程》还是联合舰队的规范,实际从来没有一个字是禁止舰上豢养宠物的(姜鸣先生《龙旗飘扬的舰队》一书中也没有一个字是说《北洋海军章程》禁止舰上豢养宠物)。

某些国人只看到甲午战争中邓世昌舰上的“太阳”狗,却往往没有注意到,日本联合舰队旗舰“松岛”上的宠物是头大黄牛,在北洋海军军舰重创“松岛”之时,这头黄牛也随之一命呜呼了。

到了清末重建海军时代,中国海军“海天”号巡洋舰环球航行,军舰抵达美国纽约时,美国海军赠送了一件传统礼物给“海天”舰——白色的波斯猫。很快,这只小猫成了“海天”上的宠儿,更具戏剧性的故事在之后。当“海天”返程归国,正在海上航行时,传来国内辛亥革命、大清王朝摇摇欲坠的消息,舰长程璧光召集全舰官兵聚会,全员投票起义或是保皇,愿意起义的人出列站到军舰另外一舷。话音刚落,小白猫从官兵队伍中出列走向对面,引起全舰哄堂大笑,霎时间全舰官兵无一例外均走向了起义。

诸如此类的故事在国外海军中就更多。解放战争时期在长江江面被解放军炮火重创的英国军舰“紫石英”号上,就有编入军籍的猫和狗。其中一只被水手在香港收留的流浪猫,名叫“奥斯卡”,因为在炮战中受伤,战后被英国女王授予为动物设立的最高勋章。

以邓世昌养狗这件事来质疑北洋海军,其实是不懂西方海军传统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