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怀念向的推送

时间:2017-01-12 00:00:00   |    名人婚纱

Baby 新年好


想了想新年的第一推

准备给来到大学接触很多的地方

又是一件触发我毫无用处的

压抑思绪的事情


不久之前一天晚上去六食堂的鸡排店买鸡排

听到里面的叔叔阿姨脸上有些与平常不同的愠怒

嘴里说着什么“都没通知我们”之类的话

当时倒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用鸡排安慰了寂寞的胃之后将这件事抛在脑后


(今天排版就朴实一点)


后来听说五六食堂的老板招标没有成功

要换新老板

这里的所有都要走了

似乎这些脑海中零零散散的对话

却又合乎逻辑


对于我来说

倒也不是产生了什么多大多大的感情

和那些面善淳朴的大爷大妈们很熟这类的

甚至在大学里

去七八食堂的次数要多得多得多


但实在是讨厌生活中改变的我

对于来到大学之后

逐渐适应的环境突如其来的改变

已经有了本能的抗拒

unacceptable

像食堂这样生活中絮絮叨叨的小事

又或是我总是对大叔大妈

有没有来由的关心与没有资格的同情

总是觉得随时间推移自己变矫情了

大抵是的


就以这一推

琐碎的记录吧

以免滥情的自己

以后会忘掉曾经适应过的这些东西

下面开始张家长李家短

可以配合音乐 观看

反正也不会有特殊的效果




当时军训的时候

开始几天早上一直时间很紧

全家的面包当了几天的早饭

第三天还不知道第四天的时候

宿舍的孩子们忍不住了

迷茫的在五食堂里探索时

决定吃一份小馄饨

当时我就兴致勃勃的拍下了这张照片

记录了第一顿正常的早饭

这是我第一次去五食堂

两次当中的一次

记忆尤其清晰 现在有些后悔

有名的鸡公煲炒河粉都没吃到


总共吃过两次烤鸭泡饭

开学的时候熊校长在开学典礼上提到了

独墅湖食堂扛把子烤鸭泡饭

但我去五六食堂的次数比七八食堂少得多

而且去的时候总是忘记

终于在和小班长在图书馆复习大计基

决定到食堂觅食的时候

决定尝试一下它 第一次吃还摊到了鸭腿

既不吃鸭皮又吐了骨头的我吐了一堆

吃完后坐到边上的桌子背书时

一只猫跑了过来爬上了桌子

开心的把事物的残渣剔的干净

大概真的很好吃吧(笑)

我们也愉快的拍他拍了好久

是复习时一场艳遇呢



第二次吃的时候 是和小班长傻灵一起去的

三个人打算最后吃一次

三个人点了不同的饭

我的烤鸭泡饭什么都要

小班长的烤鸭饭只要青菜

傻灵的叉烧泡饭不要葱

里面的叔叔笑着让我们重复着复杂的要求

他费劲的记着 但脸上还是带着温和的微笑

虽然最后还是记错啦(笑)

但小班长和傻灵愉快的换了一下

大家还是很开心(复杂)的吃完



五食堂的水饺只吃过一次

他们都说很好吃很好吃

我吃的时候却已经是他们要走的时候了

就像六食堂的牛肉饼

和小班长明明已经吃到很撑了

还是觉得超好吃超好吃

但又很伤心 为自己的胃伤心

他要走了 才发现他好吃

自己撑了 却还想再买一个走

大概就跟曾经很红的Let Her Go一样

"Only miss the sun when it starts to snow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多伤感多矫情的 但True


六食堂的香锅和七食堂的香锅在我眼里

味道没有太大区别

但小舍友们觉得没有那么油腻

我每次必点年糕腐竹土豆片

我眼里的香锅界三大扛把子

唯一的缺点是不提供汤

但也罢了 现在也吃不到了

小舍友们也只有吃油腻些的七食堂香锅啦


这个粢饭让我有些心情复杂 我莫名不安

小班长一直和我推荐它 我到最后去吃了

完全跟之前吃过的味道很像

好吃到窒息 尤其我喜欢甜的

卖粢饭的大叔大妈非常和善

笑眯眯的问我问题

后来我支付宝转账的时候

他们大概是不会弄出二维码

但我搜柜台上的电话号码搜出来是个英文名

我总觉得怪怪的 搜了两遍都是这个

我也没多想就将钱转了

大叔大妈的话里带点口音 我有点不太听得懂

我告诉他们我转了钱之后 他们也没多确认

想走的时候小班长要拿塑料袋

我们便折回去拿

大叔眯着眼睛看了手机叫了我一下

笑着问我 钱好像没转到啊

我便说转了啊 真的

因为他们好像不太会使用 不会调出二维码给我扫

我问他们是不是这个账号的时候

他们一直说什么是什么“莉莉”的

我看我搜的英文名用户实名制确实是叫*莉莉

也就没多想 我说我转了

大叔大妈就笑着让我们走了

也不知道他们真的收到没有

我越走 心里越不安 明明只有五块钱的事情

但一想到 我就不安

讲真 谁有他们支付宝账户的告诉我

我想再转五块钱

真的


鸡排店要在最后说

因为是我光顾最多的地方

平常吃饭不怎么来五六食堂

但为了鸡排双皮奶是一定会来的

错过了什么也不能错过六食堂的梅子粉鸡排配上红豆双皮奶啊

每次上完晚自习想犯罪时

就来买鸡排双皮奶 必须是梅子粉 红豆

后来还探索出甘梅地瓜条

夏天的时候还青睐芒果冰沙

那里的叔叔阿姨平常没有什么表情

做事特别麻利 记得也清楚

倒数第二次来的时候

双皮奶连红豆都没有了

但原味也是格外好吃

阿姨一直是面带微笑

旁边的妹子好像在问菜单上的一个是什么

她拿起了冰柜里的一个东西朝妹子比划比划

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画面还在我的脑子里

最后一次来的时候

鸡排也没有了

和小班长傻灵买走了最后的三份双皮奶

真是三个很特别的顾客呢

阿姨对我们说:“知道你们经常来,拿杯汽水走吧,反正也是最后一天了啊。”

我们不好意思 就一直催我们拿

说实话 真不知道没双皮奶怎么过哦(愁)


那些我没有留下照片的你们


鸡排旁边的粥:

说实话,只喝过小米南瓜粥,就是那种第一次喝过下一次来就不想换了。有一次胃疼,请假了高级视听躺在床上,小班长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六食堂的小米南瓜粥。这简直给我这个甜食爱好者打开了一个新大陆,以后每次去就没点过别的粥,又便宜又好喝,甜甜的,因为他救过生病中的我,我印象深刻。

煲仔饭和黄焖鸡米饭:

同样都是独墅湖的人气产品,我都只吃过一次,在六食堂最后一顿是红烧肉煲仔饭。讲真,都很好吃,让我后悔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过他们,情感投入,确实不是很多。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对一个食堂心生这么多的感慨

看着真的很矫情

大概不仅有胃和事物的羁绊

还有人和人的羁绊吧



今天的排版不走心

但文字是走心的

谢谢看到这的你们

也希望下一个五六食堂

也值得以后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