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12345

时间:2017-01-10 00:00:00   |    美容顾问

``1314*`*`12345*`*

洪水,洪水是从上游山区流下来的,自然就冲来了上游山村的柴柴草草,甚至猪羊家禽。整个河道里如同冲杀来了千军万马,轰隆的喧啸声传出几里地之外。

这年夏天我代一个初三毕业班的语文,又是班主任,有了中考的任务,工作自然很紧张,抓紧时间辅导学生,不辅导时就督促学生们学习,一早一晚的自习时间就蹲在班里面。

前一年我就送了一个毕业班,是蒲中初五十五班,那可是从初一一直代到初三毕业的,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学生,下的苦大花费的功夫大,感情也深厚。按理说应从头接一个初一年级代起的,可是升入初三年级的57班班主任张明泉调到教育局教研室工作了,我和张明泉又在一个办公室里, 对他的班级也了解一些,和明泉又是好朋友,学校就又让我接了初三年级57班的语文课兼班主任。

进入六月份,课程全部讲完,全面复习开始了。每个任课老师都给学生制定了复习步骤和计划。上一年,55班的中考成绩不错,全县排队名列前茅,有了上一年的经验,我感到八三年夏天轻松了许多。

谁知道沉重还在后面。

六月五日,我从教育局教研室那里知道了山西省教育学院中文系招生的通知,通过朋友张明泉的关系,我比较早地看到了那个招生通知并清楚了通知的精神和大致要求。

我感到一个机遇摆在了我的面前,那不仅仅是一个深造学习的机会,对我来说,那确实是一个人生机遇。

八十年代初期,各行各业正实践着从百废待兴到百废具兴的艰辛而漫长的过度,对一个因各种各样的因素失去高考的有志者,国家千方百计地给他们创造接受高等教育的条件,山西省教育学院,这座文革前就一直招生的师范教育性质的高等院校,因文革而被迫停止了十多年。八二年正式恢复招生之后,八三年就更加趋于完善了。对一个没有大学学历而在县城一中任教的年轻的语文教师来说,报考省教育学院就成了我的当务之急。

多年来,绿荫环绕的大学校园,高高的教学大楼,宽敞的阅览室,排场的图书大楼,别致的阶梯教室,教授、讲师、学术报告、文学讲座、文学社团、论文答辨、中文系、外语系、艺术系,留着披肩长发的漂亮的女学生……这一切和大学有关联的原素与特质,在一直深深地吸引着我,真让我艳羡不已,向往已久。

作为一个年轻人,在蒲县第一中学,我已经有了四年半的教学经历了,四年半,我踏踏实实,用青春的热情和良知从事着教学工作。可是,也有犹豫和彷徨的时候,和我同龄也一同担任初中语文教师的孔晓民联系到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进修去了;张明泉前一年也调到了教育局;女教师张艳荣好像也正联系着往临汾市第四中学调动,已有眉目了;张明泉调走后,我又和前面提到的王建平一个办公室,建平师专毕业,分配回来教学,他是本地人,又有不错的社会关系,他初涉教坛,可能也有一些想法;还有教初一年级的我的朋友陈金庄,他也是师专毕业,自分配到蒲县中学后,他就有了出行从政的想法。那时候,教师的社会地位包括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还比较低,人们所说的教师光荣的口号就如同我们今天说环卫工人无比光荣一样,心里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从来不喊市委书记无比光荣呢?我在蒲中当教师的几年时间里,从二十一岁到二十四岁热心肠的老师们先后给我介绍了提说了六六、七个姑娘,没有一个愿意我的,姑娘们认为嫁一个教书匠一辈子太没出息,即是一中或二中的年轻女教师也不愿意和一个同行成亲,眼睛盯着县委办的商业局的最起码也是教研室的。

那时候我倒没有觉得什么,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