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人小时候的味道,几十年都没变

时间:2016-12-10 11:14:17   |    老中医养生馆

  记忆中的牛杂味儿,大多的是从麻石小巷里飘出来的,简易的牛杂小推车,煤块炉上架着一口大大的铁锅,揭开锅盖,一阵热气瞬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细看,锅里的牛杂和萝卜,肉汁在沸腾,我们还未走近,阵阵浓郁的肉香,渗和着花椒八角的芬芳,己钻入毛孔。

  牛肠都是整大块的,档主通常手持一把硕大无比的剪刀,顾客指哪剪哪,将剪刀操持得“嚓嚓”作响,钳上一块大的,用力按到汤汁里浸泡一下再拎出,浓郁的香气更是奔涌而出,让人忍不住的流口水。

  看着口水都流出来了。

  那时的牛杂大多是用竹签贯着,一串一串的,有牛肺、牛筋、牛肠、萝白等各种东西,蘸点辣酱或甜酱,大伙儿便吃开了去。

  “贪嘴”的广州人在美食的熏陶下都格外挑剔,好吃牛杂,需焖得熟透,但又不能烂熟,吃的时候还能感觉到爽口弹牙,但又不会让人觉得韧,这可是很难做的出来的,在很多地方也是吃不到这种美食的。

  牛杂价格相对便宜,但对于当时囊中羞涩的我们这些小屁孩来说,也是难得吃一回的美食。很多小屁孩放学之后都会去吃一份牛杂才回家,包括上班族也是。每到下班,放学的时候都是特别多人。

  要是有哪位同学能“豪气”地买下一串牛杂,必然会有一堆小屁孩咽着口水围着他,走哪跟哪。大多情况下,该同学也是挺大方的,这个给扯一块,那个让咬一口,然后一群人心满意足,嘻嘻哈哈,一路蹦着,跳着,勾肩搭背,归家而去,这是多幸福啊!想想以前我们小时候也是这样子,回忆道童年都觉得幸福。

  牛杂虽然算不上高档食物,但在广州人心里却美味得很,尽管如今的牛杂都被剁成小块,用碗盛着,捏根竹签戳着吃。

  从旧时狭窄的古街小巷,到如今繁华喧嚣的商业街头,吃牛杂的人总爱三三两两的围在一块,或站,或蹲,或浓妆,或素颜。这时谁也不管谁,唯恐浓汁沾襟,一般都仰嘴吮食。大家只沉醉在牛杂浓郁的滋味中,顾不上食相是否斯文的问题。直到吃到油光满面,满嘴留香,才方肯罢休。

  广州人务实,只要好吃,便不拘材料贵贱,也不拘吃的形式。管你是腰缠万贯的豪客,还是升斗小民,只要你想吃地道的牛杂,在小摊档前,人人平起平坐,一律平等。这在广州平民百姓中形成的市井风景线,确是耐人寻味。

  转眼几十年,麻石小巷变成了通衢大道,青砖大屋变成了高楼林立,广州城也变成了国际大都市,但那儿时的牛杂味儿却像在记忆里扎了根,成为一种烙印,无法被取代,也无法被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