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内容:传奇莫过故事会 新闻求真看新规

时间:2017-05-20 00:37:06   |    海大整形

------本期内容导读------

一方面,为了博取受众的眼球,追求故事里的跌宕起伏与峰回路转,而不惜对于新闻事实加油添醋、以至于歪曲真相;另一方面,在关注率的非理性追求之下,传统的故事开始被人从故纸堆里重新挖出,开始重新包装

------以下正文详情------

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一本其实到今天还一直正常发行着的32开本著名杂志《故事会》,不去赘述它在杂志期刊成长史上所取得的各种荣誉与奖项,光凭它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里所影响的中国人群的数字,就会知道如今一些公众号、微博号所吸引的这几十几百万的粉丝都算什么呀!人家《故事会》曾经的发行量早在30年前就超过了几百万,再加上大家传阅的习惯,数以千万影响人群是至少的;

顾名思义,《故事会》上讲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故事,传说掌故、逸闻笑话、寓言创作,反正记忆中的这本小小杂志,每月的那一天,都会出现的街头书报亭的最显眼处,买一本回家,打开它,宛如打开了一个光怪陆离、传奇百态的新世界,让人看得是如痴如醉,不忍放手;

以至于很多年之后在电视台工作,突然间以《上海老娘舅》为代表的狗血生活片的节目走红观众,收视率极度领先,以致于全国各地纷纷开办类似栏目,在拼命到处去征集、挖掘生活中的种种鸡零狗碎、不可思议的奋斗中。就有一哥们,总是能爆出“丈母娘误撞女婿洗澡、小夫妻平白猜忌争吵”这一类的刷人三观的劲爆剧情,总是拿下每月的收视冠军。在一次酒后吐出密诀——我绝对不会去编造,不过是旧书店收的一麻袋十年前《故事会》,随手翻翻,都是故事,再找几个演员,美其名曰:情景再现;

其实眼下微信也好、微博也罢,在上面传播的各种奇闻异事,常常会遭到各种揭秘、点破或者说是打假。其实单独把这些文章拎出来,与二三十年前的《故事会》上的相关传闻轶事相比较,除了时代背景的一些差异之外,有时甚至觉得还是当年的《故事会》更重口味一些,这也正是那位电视台同事会从中挖掘“拍片题材”的主要原因。但为何那时的《故事会》并没有被“人人喊打”呢?

道理也非常简单,杂志也算是正规杂志,但是杂志封面明明白白地写着“故事会”,这就是一个讲故事的场所,在故事里,老道可以成仙、母鸡可以闲聊天、孙悟空可以72变、李白一壶酒后可以诗百篇。传者图个高兴,听者求个新鲜,谁也没把它们当真,谁也不会把它们当真,都是邮局送来的,但故事会与人民日报之间,隔着无法逾越的深沟巨壑;

而在自媒体时代,没有人注意正视这里的区别与沟壑,甚至是故意与有意去模糊之间的界限。于是,一方面,为了博取受众的眼球,获得超高的传播度,本份的新闻开始写得越来越像故事,为追求故事里的跌宕起伏与峰回路转,而不惜对于新闻事实加油添醋、以至于歪曲真相;另一方面,在关注率的非理性追求之下,传统的故事开始被人从故纸堆里重新挖出,开始重新包装,披上所谓新兴媒体的性质,图的就是一个关注与社交交往,导致信息交流与沟通,存在极大的问题;

所以,6月1日起的网络新闻管理新规,就非常关键性地反复重申新闻报道、采写、发布与转发主体的各种资质与资格。它所希望能够全面铺开并实现的,就是让新闻回归于新闻,让故事回归于故事。虽然如此简单,但在自媒体或是移动媒体横行发展的今天,往往却是绝大多数人所做不到的,所以,法规终究为此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