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印象(序)

时间:2017-01-09 00:00:00   |    象山贵族美容院


法兰西,真是一个让人一言难尽的国度。

第一次到法国,我只去了巴黎。几乎是在出租车从机场驶出的那一刻,我就瞬间爱上了巴黎。那时我还没有见到凯旋门、埃菲尔铁塔;没有见到塞纳河、卢浮宫;甚至我的车子都没有经过协和广场和香榭丽舍大街……我只是透过车窗看到了矗立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两旁的一排排整齐划一、大约只有六七层的民用住宅楼,每家每户都有一个规格相同、铁艺雕花的小阳台;楼下、街角是数不清的鲜花店、面包房和咖啡馆,坐在那里喝茶的人们偶尔也会望向马路上疾驰的车辆;路上行人不算多,但只要是年轻姑娘必然一袭黑衣,且都低着头、步履匆匆,或者手指间夹着点燃的香烟……正是这番市井家常的景象,让我一下子感到了亲切,是了,这就是巴尔扎克、莫泊桑小说里的巴黎了!

在之后短短几天的游览中,我深深地体会到巴黎是如此深厚地浓缩了法兰西人文、艺术、历史、建筑、绘画、时尚中所有的精华和成就,并充满了一般大都会少见的包容和友善,也难怪从18世纪开始就吸引了外省及世界各地那么多顶尖艺术家、大文豪到此生活,比如莫奈、梵高、毕加索;比如福楼拜、雪莱、莫里哀……
巴黎郊外的枫丹白露宫

第二次到法国,除了巴黎我还去了南部普罗旺斯省,那里有一些围绕着地中海蔚蓝海岸建造的、气候宜人的城市和小镇,是与巴黎大都会风格完全不同的清新之所。于是,我见到了给予梵高灵感的阿尔和他的咖啡馆;见到了塞尚的故乡艾克斯和他的画室;见到了让毕加索、夏加尔等大画家聚居在一起、谈天说地饮酒作画的圣保罗艺术村;还有香水小镇Eze、电影圣地戛纳以及度假天堂尼斯……

可以说,正是这些景色秀美的南部小城镇给了艺术家们无限的创作源泉,于是我们就有了梵高的《鸢尾花》、《阿尔的吊桥》、《劳恩河的星空》;有了毕加索的《亚威浓的少女》;有了塞尚的各种静物画等等。只是,最终他们还是回到了巴黎,带着才气、带着独树一帜的风格,或者如梵高般一文不名,还是要回到巴黎,仿佛那里才是他们灵魂的归宿和最终的家园。

海明威也曾与第一任妻子在巴黎待过一阵子。我很喜欢他对这段生活的总结: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在你以后的一生中,无论到哪里,它都会与你同在!

        对我而言,巴黎如此,法国亦如此。

阿尔,梵高的咖啡馆

戛纳电影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