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津美文:剃头发微amp揭秘语文改卷(家长朋友必看)

时间:2017-01-09 00:00:00   |    象山贵族美容院

       看到著名作家刘震云编剧的电影《一句顶一万句》中的剃头匠“詹大爷”剃头的情景,我不由地想起农村关于剃头之事,剃头,这个即将完全消失的字眼,现在叫理发或美发,过去,剃头是男人的专利,女人理发只能叫剪发,男人理发才叫剃头,剃头,没有什么发型,或平头或光头或学生头,看上去简单,实则不易,剃头师傅都会仔细地剃到每根头发,真是细到发丝!

其实,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忽视细微之处,细节决定成败,牵一发而动全身,目前的高考改革也应该从细微之处做起。

我希望语文试卷多出选择题。

       我不是专家,没有成堆的教育论著;我也不是所谓的砖家,把人打懵了再培训,而我是一个教高中语文的一线教师,总想发表一下微不足道的愚见。

       语文和英语相比,都是150分,高分阶段的人数却大相径庭,高考成绩上130分、140分的,英语这科不一而足,数不胜数,语文则凤毛麟角,少之又少,能达到120分(相当于百分制的80分)就很优秀了,难道学生从幼儿园学母语,还不如英语学得好吗?我看未必。

       愚以为问题出在出卷和改卷上。语文的选择题共占32分(今年高考新题型将占39分),而英语占70分,可见,语文的客观题占分太少,主观题占分太多,改主观题往往是人为的主观因素多一些,主观题往往有中间分,学生的分数常常在中间分上下浮动,学生的理解能力也都差不多,虽然有既定的得分点,但改卷人改得快时,就会跟着感觉走,字体就显得格外重要,字体好,就在中间分以上,字体差,就在中间分以下。毋庸置疑,高中生的确应该有一手好字,但是,有几个高中开了书法课,又有几个专业的书法教师,反正,我孩子就读的高中,是万人大校,没一节书法课,没一个书法老师,这对学生公平吗?  

        固然,学校不是培养书法家的地方,社会上看的文字几乎没有手写体,而高考作文评分细则却要求一类作文书写须美观,二类作文书写须工整,很明显,美观就是要达到书法的程度,那么,那些语文素养很高字体达不到书法水平的学生,岂不是在很多主观题上失很多分,从这个意义上说,还是多出客观题(选择题)为好,最好是除了作文(60分)和默写(6分)题都出成选择题,在古代,不是一篇作文定终生了吗?“三篇文章写得好,万岁称赞”呢!

       又想起那些年期末考试改卷的日子,没有网上阅卷的条件,晚上19点开始,其他科改到21点多改完都走了,而语文老师改到23点还改不完,需要第二天上早自习时改一早上,还改不完就再改一上午,记得有一次,领导叫些学生帮忙算总分才在上午好不容易完成任务。然而,改两个小时和改6个以上的改卷费是一样的,长此以往,语文老师还会那样改吗?谁不会快呢?主观题主观性强,咋给分咋有理,不像数学是1就是1,改得快的弊端总是有的,比如,有的学生答案比既定的答案还要好,但是有可能不得分,老师在快速改卷的情况下,脑子里记的是答案要点,照着答案要点改容易,不用怎么思考,符合答案就给分,不符合不给分,但是那些与答案不同的,该给多少分,就需斟酌、思考,这样就影响了改卷速度,算起来,还是按答案给分省事省时,如果按字体好坏给分会更快。其结果是好好学的学生和不好好学的学生拉不开距离,区别度只在选择题上,可以说成也选择题败也选择题,而选择题占分又很少,学生辛辛苦苦地学语文,读啊背啊写啊,得110分(相当于百分制73分多)都难,付出与得分不成比例,怪不得2007年高考江西卷的题目就是《语文,想说爱你不容易》,的确,不容易的背后跟改卷有很大的关系!

     于是,有的班主任就不让学生在课下学语文,有的学生在语文课上学其他科,语文成绩拉不开距离,而学生的学习时间就那么多,学这不学那,这就见怪不怪了,难道只让学生去反思吗?出卷人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呢?

如果语文题型不能改,我希望高考改卷增加改卷人数。

        有一年,高考改卷归来,参与改卷的语文老师总结了一句话:“一死一伤一流”。“一死”是说一位老师在改卷期间犯了心脏病,医治无效去世;“一伤”是说一位老师犯了高血压栽倒在地受了伤;“一流”是说一位年轻教师,不知道自己怀孕去改卷了,改卷期间流产。这表明改语文卷的任务和强度是何等之大,语文主观题多文字量大,而语文改卷的时间、人数和其它科目都是一样的,时间长度是不能延长的,只能增加人数,如果英语需要10人,语文就该20人。否则,谁能保证高考改卷的公平呢?曾经有一位好事者把数十名作家在考场里写的高考作文加进学生的考卷中,结果作家们的作文竟没有学生考得多,改得快是不是原因呢?我不敢说。社会上流传,一篇作文8秒钟就搞定了,也许大差不差,一开始肯定慢,接着提速,任务完不成时又要加速,这样的不匀速改卷是不是对学生不公平呢?

        高考制度虽然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它是最不坏的制度,上学需考试,上班需考试,工作期间也需考试,大概退休时才不用考试啦,真是活到老,学到老,考到老。考试本身并不坏,问题很大程度上出在出卷和改卷环节上。如果努力了,大多能考好,能考出成就感,也许,某些人便不再排斥高考,也许,人们还会爱上考试呢? 

       正如剃头,再怎么能染出各种各样的颜色,再怎么能美出各式各样的发型,不剃掉该剃的头发,时间长了,男人就不像男人了,高考改革如果不从根本改革不从细节做起,就不像高考改革了……

       常言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只是一介书生,一个老师,发一丝细声,发一点微言罢了。 

       作者简介:张振之,网名香路幽远,延津县第一高级中学高级教师,延津县作家协会会员,延津乡土文学创作交流协会会员,延津美文摄影协会会员,喜欢教书育人,也喜欢文字写作,八小时以内,学儒家,诲人不倦,脚踏实地;八小时以外,学道家,仰望星空,滋养心灵。自18岁在陕西省教教育委员会主办的《当代中学生》杂志上发表《“226”的短发帮》《我的小心眼儿》以来,先后在《语文周报》《学习周报》《试题研究》《新乡日报》等报刊杂志和微信平台发表文章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