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2的高考故事(3)

时间:2017-01-11 00:00:00   |    多多领域美容院

高考杂忆

家乡:

 我的家乡是贵州省遵义地区,道真县。现在的全名是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位于贵州省东北边上,与重庆相邻。那时的家乡还是山清水秀,森林覆盖率很高。改革开放初期,林地承包给一家一户后,因担心政策变化或别人盗伐,很多农民都将自己承包的林木砍伐一空,甚至连树根都挖出来做燃料。茫茫林海几年间变成荒山秃岭,溪河断流。比上一次58年大炼钢铁时对原始森林的破坏更严重。应该是长江中上游自然生态严重破坏的一个缩影,因为亲眼所见,痛心疾首。后来,尤其近些年林木有所恢复,但要重现那些砍柴戏水的美景已不可能。

 我们县被确定为少数民族自治县是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民族普查,按照普查,我家也应该是仡佬族,因为在北京办理民族变更的手续比较麻烦,也就没有去更改我个人的民族身份。如果现在参加高考的话,据说可以优惠10分。

 小时候在家时,无论从语言、生活习惯或者服饰等方面,都并没有觉得与汉族有什么太多区别。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一些特别的风俗,不知属于地方性的还是民族性的,略举一二:

1. 姑娘结婚要哭嫁

 女孩子出嫁前几天开始(至少三天,整日整夜坐自己的闺床上,以手帕掩面,身旁由一二个闺中好友陪伴。娘家的亲朋好友会一一去看望送别,每进来一个人,身旁的人就会告诉新娘谁来了,新娘就会按照自己对来人的了解,以哭腔唱诉来人的好处和离别之情。来人也会送上离别的纪念品。当然新娘也不可能自己坚持几天几夜,必要时,好友也可以代劳,或陪哭。

2. 提神醒脑喝油茶

 将干茶叶用油(猪油最好)炒焦,加上少量水煮熟后,在锅中碾烂,再根据个人的浓淡喜好,加入适量的清水,烧开后加入盐。也可以加入葱花芝麻等调味品。在劳动间歇喝上一碗,非常提神,味道也不错,当地也俗称其为“干劲汤”。

考前:

 我的初三和高中是在当时县城唯一的中学道真中学就读,虽然当时课本比较简单,教学进程还是很正常的。尤其中学的师资可以说相当强,不少老师都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从名校毕业后分配过去的。中学时期我是一个思想有些偏激的学生,现在认为偏激,其实就是盲从于当时的宣传。学校的批斗会,一般都会被派去发言,照稿念。尤其受读书无用论影响较深,内心就是觉得读那些书,然后上山下乡,没什么用处。刚上高二时,是1976年的9月份,我是学习委员,与班长一起写了一篇大字报,倡议学校应该开门办学,把课堂设到广阔天地里去。这篇大字报在学校引起了一个大讨论,最后学校真的决定采取一些开门办学的措施,数学课不上了,到乡下为农民丈量土地,生理卫生课改为给猪打预防针。当时觉得还有点成就感。粉粹四人帮的消息就是我们全班在一个偏远的农村给猪打预防针的时候听到的。粉碎四人帮后,才有了大半年比较安心的高中学习。

 19777月高中毕业,8月份,我们就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了。下乡的地方离家住的县城并不远,大概有五六公里路,是一个公社的农科站。叫农科站,其实没有做什么与真正的农业科学有关的事情。知青点的人员是从生产队里抽来的几个农民和十几个应界高中毕业的县机关子弟。干的主要农活是修梯田、收包谷、种土豆等。我因为从小在农村生活,并没有觉得什么不适应。住所是山脚下一栋孤零零的两层楼,楼上住男生、楼下住女生。两层之间隔着一层踩上去吱呀乱叫,撒风漏气的原木楼板。

 由于下乡只有几个月时间,离家也近,对知青生活不象大城市下乡的或者老知青那么厌倦,更远远没有到绝望的程度。因此当听说可以参加高考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激动或兴奋。

备考:

 实际上高中刚毕业时,就已经听到了一些恢复高考的风声,甚至还有同班的几个同学早早就开始复习,那时我们还常常奚落他们,觉得他们在做白日梦,回想起来他们还真有远见。

 正式接到可以参加高考的通知大概在77年的10月份,离确定的考试时间也就还有一个多月。没有组织上的允许,当然还不能离开下乡的地方,只是将中学时的课本翻出来,随便看看。直到临近高考半个月,我们才得以脱产参加原来就读的中学组织的统一复习。

考试:     

 就个人感受而言,当时的高考气氛与现在完全不同,还没有觉得高考是人生必须通过的独木桥,因此也没有太大的压力。

 那年理科的考试共有四门课,数学、语文(作文题目是“大治之年气象新”,没印象要求写成什么文体)、政治、理化。记得先考的是数学,考完后自我感觉不好,甚至有点想放弃,在家人的强烈鼓励下才将全部考试完成。

 考试分数下来后,我的成绩是252分平均63分,位列全县理科第二。第一名是一位老三届的老大哥。

志愿:

 由于对高校情况一无所知,也没有什么高校的招生宣传,报考学校完全两眼一抹黑。上中学时看过十万个为什么,其中一两页纸介绍电子计算机,对其留下较深的印象,觉得是个神奇的东西。且介绍中提及对数学基础要求较高,正好是我比较强,也比较喜欢的学科,于是决定第一志愿报计算机专业。学校则完全是父亲选的,父亲是国家干部,希望我能献身国防工业,也知道成电是西南地区最有影响的国防类学校,上学还可以穿军服。于是第一志愿报考了成电的计算机专业。个人也比较喜欢游山玩水,觉得搞地质专业可以满足这一爱好,于是第二志愿报了贵州工学院的水文地质专业。

 对我填写的第一志愿,一位我很尊敬的老师觉得填高了,这位老师正好就是四川绵阳人,对成电的情况是很了解的,知道是一所很好的学校。(他原来是贵阳一所大学的助教,因为私自研究无线电台,被打成右派发配到我们县里。他是一个全能中学教师,数理化什么课都可以教且教得很好,上课只拿一把尺子,从来没有什么教案)。  听了他的话,我也心里直打鼓,后来到校后才知道,我的高考成绩在贵州来的同班同学中还算偏高的。

通知:

 考完后,好像就将这件事放到了一边,马上又回到了我们的知青点,继续以往的劳动。记得这期间有几件事件事印象较深:    

 其一:听说这年部队要来县里招收文化兵,应届生可以报名,我们都很感兴趣。知青点一帮人专门跑到县武装部打听情况,据说名额在遵义地区级就被截留了。

 其二:我们知青点养了大半年的猪得急病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我有幸成为对死猪进行处理的三人小组成员之一。由知青点的队长带队,将死猪拉到队长家住的村里进行屠宰,参与的人员都可以分享到用死猪的部分内脏做成的美餐。当时能够放开吃一顿肉比过年还高兴。

 其三:因为冬天太冷,没有热水,知青偷偷使用自制的电热水器(将电源接到两块铁板上放入水中加热,被农民称为水老鸹),被知青点的队长查出后发生了冲突。

报到:

 接到第一志愿成电的录取通知,喜出望外。但如何去报到则成了我的难题。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当时也不可能由家人送。

 出门的家当也是相当简单,一个旧木箱和几件穿过的换洗衣服,连手表都没有。

 搭一个熟人的货车从县城到重庆的南銅矿区(万盛),万盛到重庆的火车上人比较少,还可以坐。重庆到成都的货车则是人满为患,十多个小时的车程我完全是站着。

 到了成都火车站,为了找取我的托运行李的地方在大街上转了很长时间,最后鼓足勇气问一个过路的人才取出行李。在家时,一个到过成都的人的提醒过,到成都后路不熟就叫一辆人力三轮车。我自然照办,叫了一辆三轮车,绕来绕去来到了成电的大门口。主楼前的广场上在校的学生们正在排队准备去参加一个游行活动。三轮车停在主楼前的台阶下,集合的工农兵学员们都向这边张望,看来对一个坐着三轮车、穿着旧棉衣,拎着旧木箱来报道的新学生有些好奇。这时台阶上下来一位穿军绿服装的人,对我说,三天之后才能报道,现在没有人接待。我才意识到来早了,正在我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一系负责招生的一位老师路过将我安排到了宿舍。所以我成了7712班最先报道的,后来我蹬着三轮车为其他报到的同学拉行李,有的还以为我是学校雇来的搬运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