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丨增长新周期:扶不起的阿斗

时间:2017-07-02 02:03:26   |    草经堂健康养生馆

《首席经济学家》杂志创刊了,现在订阅更享优惠,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陶冬为瑞信董事总经理、亚太区私人银行高级顾问,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今年年初时候,经济学家曾经对中国的经济复苏又过较高的期望。政策性银行将大量资金注入地方投资项目,商业银行也大开水喉(大到央行要派人进行窗口指导)。PPP基建投资大量上马,房地产新开工项目遍地开花,PMI指数上行,订单数量改善,原物料价格快速上扬。有些经济学家宣称,一个新的上升周期已经来临。从银行贷款数额和地方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看,的确这次投资与2010年的“四万亿”有得一比,甚至更夸张。

然而,2017年不是2010年。这次政府的财政、货币扩张,并没有带起民营企业的积极性。中国经济的杠杆已经用力已老,房价也在预支未来的升幅,银行迫切需要去杠杆保安全,货币政策扩张周期也无以为继了。

进入第二季度后,产品订单开始下滑,楼市新开工增速放缓,资金成本进一步上升。更重要的是,严厉监管和金融反腐之下,商业银行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表外业务明显萎缩,而表外信用扩张恰恰是近年经济的主要资金来源。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此轮增长反弹已经结束,虽然GDP增长未必会大幅下滑,但是自身有机的上升动力已见消退。所谓“经济新周期”,不过是钱堆出来的政策噪音,是扶不起的阿斗。

其实GDP增长快一点慢一点,都不是什么大事,只要社会稳定、金融安全不出问题,没有必要去执着数字。哪怕增长率再不济,也是在世界名列前茅的,何况中国经济的体量早已十分庞大,何况中国经济已经进入到后工业化时代。经济有周期,有上升周期,就会有下降周期,我们现在处在下降周期中。

值得一问的是,为什么这次政府政策登高一呼,却不见民营企业揭竿而起?因为此时此刻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信心不在,因为投资环境不够理想,因为民营准入的领域里盈利前景不够吸引。不必争论曹德旺所讲的中国实际税率是否准确,资本在用脚投票。

货币扩张政策也许可以买时间,但却无法替代结构改革。缺乏改革支持和生产力提高,钱堆出来的增长率不过是货币幻影,难以持久。唯有改革才能带来可持续的增长,才能带来真正的新周期。打算用钱砸出一片增长的繁荣,无异于试图揪着自己的头发爬出大坑。

(陶冬 瑞信董事总经理、亚太区私人银行高级顾问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