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们逃税手段太凶了

时间:2017-06-22 19:45:48   |    芜湖超妍美容

C罗因逃税调查准备“逃离”西班牙赛场,梅西父子被判“入狱”21个月,迪马利亚、帕斯托雷的住所被警方搜查,法国、西班牙司法部门的调查名单上还有法尔考、巴洛特利、厄齐尔、卡瓦略、哈维·阿隆索、穆里尼奥等顶级巨星……近一个多月以来,由“足球解密”网站发起,德国《明镜周刊》牵头的“球星逃税追查风暴”正在掀起史无前例的巨浪。

由《明镜》周刊记者拉斐尔·布施曼和米歇尔·乌勒琴共同撰写的专著《足球解密——职业足球的肮脏交易》已经上架,依靠“足球解密”网站黑客们破获的多达1860万份文件,众多顶级球星利用离岸公司逃税的秘密就此曝光,这场席卷全欧洲球星的逃税丑闻,得益于《明镜周刊》联合了欧洲的16家媒体,合计超过60位记者进行了长期的“地毯式”深度调查。

C罗近期炒掉了自己的御用律师,看似为补缴税款的官司泄愤,其实葡萄牙巨星非常清楚,这只不过是借用离岸公司逃税被抓了现行,恼羞成怒而已。成都商报特约记者 寒冰

逃税天堂007式追踪 神秘女律师代号“Liz B”

为得到巨星们的逃税证据,《明镜周刊》的两位记者亲自奔赴逃税天堂——英属维尔京群岛进行调查。英属维尔京群岛仅有3万常驻居民,却有超过60万家注册的空壳公司。记者们重点调查的是一家名为帕罗斯(Paros)咨询公司的神秘机构,资料显示,大量荷兰和阿根廷的顶级球员都通过这家公司逃税。甚至,这家公司的注册地址都是假的,记者们通过足球解密黑客得到的合同落款,才找到公司真正的地址:一家名为“三叉戟阁楼”的建筑。

英属维尔京群岛每年过账的资金超过500亿美金,而注册一间空壳公司的流程仅需3-5天,金额只有区区75欧元。最重要的是,这些空壳公司无需为海外资金汇入缴纳1分钱的税金。三叉戟阁楼附近一间并不起眼的黄色建筑,就是著名的“Icaza, Gonzalez - Ruiz & Aleman”律师事务所:C罗超过1亿欧元的资产都是通过这间律师事务所逃税。具体负责C罗业务的是一位代号为“Liz B”的女律师,她曾在巴拿马工作,是著名的洗钱专家。

根据福布斯杂志的估计,C罗2016年的商业收入高达3200万美元。足球解密破获的商业资料显示,C罗的资产遍布瑞士、摩洛哥、葡萄牙和英格兰,由他旗下注册在巴拿马的公司管理这些财产。通过瑞士、百慕大和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一系列空壳公司,C罗逃脱了大部分应缴税款,资产最终都进入了一家瑞士的私人银行。

C罗的逃税一直是由经纪人门德斯负责打理,2003年2月在C罗刚年满18岁时,葡萄牙巨星就在日内瓦成立了基金会(Brockton Foundation),公司事实上享受的是中美洲的低税率。2004年,罗纳尔多的母亲将儿子的商业代理权转到了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托林合伙人公司。C罗同时通过爱尔兰一家名为“全体育肖像管理”公司(Multisports & Image Management (MIM) )和北极星公司(Poaris)运作自己的肖像权收益。从巴拿马到英属维尔京群岛,再到爱尔兰,C罗的商业收入始终都在避税天堂。

托林合伙人公司目前主责C罗的肖像权收益,再由MIM和北极星公司出面谈妥商业合同,商业收益不会进入C罗在英格兰或西班牙的账户,而是首先进入爱尔兰,再转入英属维尔京群岛。据调查,从2009-2014年,C罗合计经由托林公司逃税的肖像权收入达到7480万欧元,其中来自耐克的1750万,来自皇马的1270万,清扬公司的620万,400万来自日本一家出版社,240万来自韩国的三星公司。从2008年迄今,C罗合计有高达14950万欧元的收入通过这样的方式成功逃税,合计只付出了区区560万欧元的税金,逃税3100万欧元。

肖像权逃税已是主旋律

“帕罗斯公司”真是神通广大

在西欧国家,俱乐部向球员们固定发放的年薪几乎都会被收取大约50%的个人所得税。但如果是球员通过出售肖像权得到的收入,税率将下降很多,在爱尔兰这个税率可低至12.5%。五大联赛俱乐部通过购买球员肖像权,帮助球员避税已经是非常普遍的做法。据《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统计,目前英超有超过180名球员通过将薪金收入转移到肖像权收益,将个人税率降低到20%左右。而在2015年初,还只有区区74名球员采用这样的方式避税。

以鲁尼为例,2014/15赛季他的个人肖像权公司Stoneygate 48只收入243万镑,但现在他的肖像权收入却直逼900万镑,短短2年就翻了3倍有余。被外租到都灵的乔·哈特,肖像权收入也达到了230万镑。在阿森纳,8名球员的肖像权收入达到730万镑,这个数字在利物浦也达到了550万镑。

不止是俱乐部为球员们逃税大开方便之门,就连赞助商也乐此不疲。阿迪达斯在2007-2009年,就通过旗下的荷兰分公司,向梅西父亲控制的两家空壳公司注资了400万欧元。这两家公司分别设在中美洲的伯利兹,以及南美洲的乌拉圭,都是避税天堂。2016年夏,加泰罗尼亚法庭判决梅西父子“入狱”21个月,并处以罚款上百万欧元,就是抓到了这两家公司的把柄。事实上,从2008年底开始,阿迪达斯就已经将旗下所有代言的球员广告合同,都通过免税国的空壳公司逃税。通过这种做法,阿迪达斯事实上只需缴纳15.8%的税率。

与阿迪达斯签署逃税协议的,还有阿根廷前锋伊瓜因,不过他否认了所有指控。伊瓜因2007年4月就和荷兰阿迪达斯签订了赞助合同,年收入57.5万欧元。2011年伊瓜因转投耐克,每年能拿80万欧元代言费,耐克的做法和阿迪达斯一样,通过荷兰公司再转进到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帕罗斯咨询公司。

此次被法国税务部门搜查住所的迪马利亚和帕斯托雷,被曝光涉嫌逃税是源自去年底的足球解密网站披露的相关合同文本。今年荷兰媒体《新鹿特丹商报》和法国的《Mediapart》曝光了来自足球解密的更多猛料,事情也有了突破性进展。资料显示,迪马利亚在2015年从赞助商得到了200万美元的商业收入,但都被汇入一家在巴拿马的空壳公司。这家名为Sunpex的公司创办于2009年,最早成为迪马利亚逃税工具是2014年,当时迪马利亚为亚洲某功能饮料代言的15万欧元收入被汇入这家由迪马利亚控制的公司。从2013-2016年,迪马利亚一共从巴拿马的空壳公司收到510万欧元的收入。

帕斯托雷的逃税手段和迪马利亚如出一辙,他的空壳公司设在乌拉圭。2009年他将自己的肖像权以5万美元的白菜价卖给这家名为Klizery的公司,2013-2015年,帕斯托雷从耐克拿到的190万欧元肖像权收入,经由一家荷兰公司再转账到Klizery,这家荷兰公司则收取了6%的中介费。

此外,曼联还曾在迪马利亚从皇马转会到红魔时,向一家名为Kunse的荷兰公司支付过200万欧元,后者随即将185万欧元转账到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帕罗斯公司。2015年,迪马利亚从曼联转会巴黎,他的经纪公司Gestifute也从巴黎收到了相当金额的费用,还是经由同一家荷兰公司再转账到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帕罗斯公司。而这家公司,又恰恰是C罗和穆里尼奥逃税案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