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百题32 中国古代的社会调查(上)

时间:2017-01-12 00:00:00   |    简阳城市名人酒店


社会调查一般指直接收集社会资料或数据的过程与方法,以进行社会研究。社会机构指调查机构或组织者是非官方的社会力量,类似于社会力量办学的概念涵盖。民意民情调查机构、社会公共事务调查研究机构、社会调查公司、民间调查公司、商业调查公司、商务调查公司等都应该归属于此类社会调查机构范畴,主要服务项目是局限于社会事务和社会信息的调查。社会调查是一个很时髦的词,要让人佩服,就要能讲许多道理,讲道理就要有依据,于是,社会会调查就成为了很重要的活。你调查了,你就有发言权,你调查了,你就是引领者,你调查了,你就可以让人信你。在中国,调查研究更是一种工作模式与作风。于是,不由得我们要去认真研究什么是调查研究,调查研究又是从何而来。


社会中的群体或个人在社会心理上与社会活动中不能保持健康的一种状态。传统的功能主义者在考察社会问题时首先使用这一概念。早期社会学家由于受到迅速发展的自然科学的影响,企图用一种类似于自然科学的方法来研究社会问题。他们将社会比作一个生物有机体,认为社会问题的发生是由于社会中某些人发生社会疾病,不能保持与整个社会的协调关系。例如工业革命初期出现诸多社会问题,就是由于很多农民流入城市后不能与城市生活相协调。而这部分人就被视为社会病态的原因。早期社会病态论者常把社会问题的发生归因于某些所谓“闹事者”,并强调社会病态主要是一种道德问题,是少数人与社会道德、信仰相违背造成的。20世纪60年代以来,国际上出现了一种新的社会病态论,它比传统的观点更激进一些,认为某些人处于病态是因为社会本身就处于病态,其口号是“不道德的社会制造了不道德的个人”。在解决社会问题的途径上,传统观点强调改造个人,而新的病态论则强调改变整个社会的道德。不过,两者都把教育作为解决社会问题的主要手段。


中国一些学者研究认为,社会调查是从西方传人中国的舶来品;有的西方国家学者认为,社会调查起源于18世纪西欧学者对于社会病态的研究。大概认为,只要是有点带科学的工作方法,我们的老祖宗是无法创新出来的,只有所谓的西方文明才会有这么种方式方法让人感受到可用、实用、管用。事实果真如此吗?我在新闻记者一些资料与史书后,却很不以为然。


其实,认真一点,去找找中国古代的一些资料,我们就会发现,调查研究的方式与方法,我们的祖先早就已有,而且在古代史中很有影响。


公元前约2100年,华夏的远祖就开展过大规模的全范围的山水调查。我们今天能见到的《禹贡》中关于山脉和河流的分布、源头、走向的记载,就是这一山水调查的成果,有了这种调查,才促成了大禹治水取得成功,也为以后的治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是公元前2000多年的事了,也就是说这种调查与研究距今的时间已有4200多年。关键是这么早的社会调查有这么精准的结果,而且还影响了我国后代的许多工作,我觉得单从这个层面上说就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创举。再往商朝看,公元前1200多年,殷商甲骨文中就有关于“登人”的记载:“登帚好(族名)三千,登旅一万,呼伐羌。”这是说,征集一万三千“登人”(已登记在册的成年男女)去讨伐羌族。这看见起来象是一种战争动员,其实不然。再看公元前1000年左右,《周礼·秋官司寇》曰:“司民掌登万民之数。自生齿以上,皆书于版。”这说明,西周已“登万民之数”,并规定“生齿以上”都要登记,我的理解是,这很可能就是人口调查的一种最古老的标准,从此中我们似乎可以认为,在这个时段的中国,古僦已经十分重视社会的调查,而且采取的办法十分有效,以一种标准确定调查研究的标准,并在全社会展开调查,并可以让结果得以充分地应用,这其实就是一个十分不容易的成果。


历史进展到公元前600多年,“春秋第一相”叫管仲,这家伙十分了不得,在春秋时期很有名气,做事干练,很有工作业绩。研究了一下他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重视社会调查的人,在《管子·问篇》中,他提出了65个问题,这些问题的罗列与当今天的纲要十分相似,我甚至怀疑这很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调查提纲。从《管子·八观篇》从8个方面说明如何观察一个国家的饥饱、贫富、侈俭、虚实、治乱、强弱、兴灭、存亡,直到当今还仍有借鉴意义。


再到公元前300多年,法家的代表人物商鞅也是个十分注重数量调查的人。尽管许多后来的历史学家并不喜欢这么一位商鞅,但是他的历史功绩却真的很不一般。《商君书·去强》云:“强国知十三数”(指粮仓、金库、壮年男子、壮年女子、老人、小孩、官吏、士大夫、说客、农民、马、牛、柴草的数目),他认为,“欲强国,不知国十三数,地虽利、民虽众,国愈弱至削。”这就是要求当时的官员要了解情况,注重调查研究,把握自己的家底弄清楚,与后代伟人说的“手中有粮,心里不慌”有异曲同音之合。


这就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古人的调查工作,也是上真实的历史资料,从这些资料上可以看出,我们的调查研究是多么早的古代就已经开始了,那么,那个时候的国外能有这么详尽的调查研究吗?我不予过于积极的评价。



« 上一篇:从严治党新信号
»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