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的未来:可以得到就不必拥有

时间:2017-07-02 22:49:54   |    红人馆

编者按:Kevin Kelly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展望了共享经济对所有权的影响:如果我们可以随时随地将这些无形的东西交付给任何人的话,那么这种即时性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拥有那些东西了。换言之,共享和订购也许会意味着“拥有”东西不再成为我们未来的选项,甚至拥有东西的个性化以及文化属性也会随着时代发展而减弱。

如果你是众多共享经济的拥护者之一,大概现在正住在某人的公寓或者坐在某人的车里。也许你也已经把自己摆放凌乱的DVD、书籍或者CD扔到了垃圾堆,因为你可以在Netflix上看电影,在Kindle上看书,或者在Pandora上听音乐。

得到更多同时拥有更少的概念听起来似乎自相矛盾,但这正是我们现在的处境。技术让我们从所有权转移到以共享和订购为基础的经济模式。像Airbnb、Lyft以及Uber这样的平台将租户、乘客与房东、司机连接到一起,而数字化则意味着各种媒体在数秒钟之内均可存储、播放或者下载下来。

但这事儿有没有尽头呢?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想要拥有的呢?如果有的话,是什么呢?

《连线》创始主编、作者Kevin Kelly在《Big Think》中探索了所谓的订购经济的限制,他提出了一个问题:“这是不是拥有东西的终结?”

Kelly指出,像游戏后者书本这样的东西无形化是如何的容易。这些东西已经从实体产品变成了屏幕上的信息。

Kelly说:“如果我们能够随时随地将这些无形的东西交到任何人手上的话,其即时性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拥有它们。”

我们不需要拥有的还不仅仅只有无形之物而已。如果几分钟之内你就可以叫到一辆车的话,为什么还要拥有汽车呢?尤其是当拥有意味着保管、清洗、维护和保险等问题时。Kelly说,订购让你可以获得拥有的好处又没有任何的上述负债。

但是大家在出租的意愿方面会不会存在限制呢?

所有权并非总是仅与与实用性或者便利性相关。它还关乎舒适性、熟悉性以及地位——这些东西是很难数字化或者订购的。

Kelly以衣服作为我们很快也将订购的东西的例子。你的身体被扫描之后你就会知道那些衣服是否合身,然后对方就会把衣服送到你手上,你只穿一次,然后再送回去,衣服被清洗过后又会被寄给下一个人。

另一方面,如果出去旅行不用带上一箱衣服和个人物品,而是在目的地收到需要的任何东西(并且在离开后也无需携带)的话应该是很好的事情。

可是如果你的那双旧的运动鞋特别适合长时间的步行呢?或者那件你已经洗过很多遍的T恤穿起来感觉就像在穿一团蓬松的云呢?还有,别忘了那件你积攒了几个月才买下来的名牌西装,还有那顶印有母校名字的帽子——没了这些,你该怎么告诉世界你是谁呢?

还有一点也不得不提,穿一件很多人都穿过的衣服难道你不觉得有点粗鄙吗?

厨房用具、玩具、露营器材,或者我们今天家里堆积的任何“东西”也可以得出类似的结论。

我们拥有东西是因为它的便利,但也因为它所承载的情感——每年租1次火鸡烤箱而不是1年364天占着橱柜不用也许不错,但是用Sue姑妈在你结婚登记那天送给你的礼物也不错。

不管怎样,所有权同时还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如果你买得起豪车、名牌衣服或者配饰的话,你可能就像拥有这些,哪怕并不实用或者便利。

那么Kelly问题的答案就有点微妙了,不是简单的“是”或者“否”可以回答的。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一方面我们能够显著减少拥有的东西,另一方面还保留了对不仅仅是我们所拥有的东西的使用。这种现象将会以不同的速度蔓延到各种类型的东西上。

我们从拥有向订购的转移速度会受到价格和便利性的影响,但所有权的个性化和文化属性可能会对这股趋势起到一定的抵消作用。就个人而言,我就很喜欢我那件舒服的旧T恤以及笨重的纸书。

话虽如此,但个人喜好往往会随着文化规范的转变而发生变化和演变。就像Airbnb在相对短时间内的爆发式增长所展现那样,很多人已经从把自己的家看作私人空间转变为用来当作赚钱工具。类似地,尽管我们现在对共享衣服的想法还不感冒,下一代人对此也许就没有不适了,毕竟,他们已经睡着别人的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