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身傲骨!为何舍梅兰芳嫁给了杜月笙?

时间:2017-07-02 09:03:39   |    红人馆

❀王阳明是历史上唯一没有争议的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圣人,是曾国藩、毛泽东、蒋介石、稻盛和夫的心灵导师。欢迎扫码关注【明代大儒王阳明】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样的话,说女人,应该做面若桃花,外表柔弱而内心坚强的“弱女子”,不要去做看起来坚强独立,百毒不侵却内心脆弱的“女汉子”。因为无数的事实证明,在不得不和男人共同相处的社会里,前一种女人总是可以混得风生水起,而后一种女人,却总是更容易品尝生活艰辛,世态炎凉。

从应对生活上来说,前者无疑更普世,但从情感上来讲,我更心疼后者,因为几乎没有女人,会自愿去做面子上的女英雄。坚强独立更像是她们面对世界的一副盔甲,而在穿上这副坚硬的盔甲之前,她们也都曾是面若桃花外表娇柔的“弱女子”。

而出生于上个世纪初,在戏剧界有“冬皇”一称的孟小冬,是这类女性的代表。

孟小冬1907年出生于梨园世家,祖父孟七出身徽班,擅演文武老生兼武净,她的父亲、伯、叔都是京剧演员,为养家,她九岁开蒙,向姑父仇月祥学唱老生,十二岁在无锡首次登台,十四岁就在上海乾坤大剧场和共舞台先后与张少泉(电影明星李丽华之母)、粉菊花、露兰春、姚玉兰同台演出,居然大角风范,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为在艺术上取得更高的成就,1925年,孟小冬离开上海,北上深造。而自此,她的命运开始悄然转折。

1925年,孟小冬在京城登台,据说,袁世凯的女婿、剧评人薛观澜曾将孟小冬的姿色与清末民初的雪艳琴、陆素娟、露兰春等十位以美貌著称的坤伶相比,结论是“无一能及孟小冬”;

而当年撰写剧评的“燕京散人”也曾对孟腔有过细致的描摹:“孟小冬生得一副好嗓子,最难得的是没有雌音,这在千千万万人里是难得一见的,在女须生地界,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可说是前无古人。”

正值豆蔻年华的孟小冬明慧照人,而且台风演技更是可与当时著名的男角老生相颉颃,很快红遍北平。

孟小冬扮老生扮得像,与之相对的,有一个人,是扮花旦的佼佼者,这个人就是梅兰芳。

梅兰芳

在戏曲殿堂北平,两个彼此领域里的佼佼者,不期而遇。好事的戏迷,让两人合演一出《四郎探母》,一个是当时首屈一指的旦角儿,一个是初到北平就迅速走红的老生,两人合演,可谓天作之合。

1926年,北平政要王克敏过五十大寿,城内数得着的大人物几乎全都赶来为其祝寿。在众多来宾中,不乏名伶俊秀——孟小冬和梅兰芳就在被邀请之列。席间,有人提议梅、孟合演一出《游龙戏凤》:“一个是须生之皇,一个是旦角之王,王皇同场,珠联璧合。”

结果,二人的演出大受赞赏,一些梅兰芳的“铁杆粉丝”更是跃跃欲试,要为这一对“舞台情侣”谋划一段现实的婚姻。后来,挺梅派的关键人物冯耿光冯六爷眼见大势已定,于是一改之前反对的态度,主动撮合孟小冬和梅兰芳在一起,就这样,原本因戏生情的两人,终于将感情从戏里蔓延到了戏外。

孟小冬与梅兰芳

在结婚之前,孟小冬有过犹豫,因为梅兰芳此刻已有两房太太,发妻王明华和继室福芝芳。此时的孟小冬,正值芳龄,容貌秀美且事业如日中天,暗恋喜欢孟小冬的人不计其数,而天生傲气的孟小冬更不可能给人做妾。

为使孟小冬安心,梅兰芳告诉她说,自己幼时曾过继给伯父,因而身兼双祧,可以娶两个夫人,两个夫人平起平坐。而当时发妻王明华已肺病在身,恐不久于人世,这样,孟小冬嫁过去之后,便和福芝芳平起平坐。当时深爱着梅兰芳的孟小冬,答应了。后来孟小冬回忆起当时的决定,笑叹年幼冲动。

1927年春节过后不久,在冯耿光的公馆里,梅孟二人举行了婚礼,婚礼很简单,甚至连当时必不可少的生辰八字都没有。

因为说好孟是替补王明华,所以“暂时”被“藏”了起来:“纵是坤生第一,也只好光彩黯然收。”婚后,两人把家安在了冯耿光的后院儿里,朝夕相处,浓情蜜意。

现在再来看孟小冬当时的决定,这样一个骨子里充满傲气的女人,居然甘愿忍辱负重,暂居他人檐下,可见她对梅兰芳用情之深。

可是这份情谊,最终还是被辜负。

「有一句老话这样讲,人们对于轻易得到的事物,总是不懂珍惜,而千方百计才到手的东西,不论好坏,因为过程的难得,反而更加珍惜。」

这句话,用在梅兰芳对待孟小冬和福芝芳的态度上,倒是非常恰当。

孟小冬与梅兰芳

梅兰芳娶到福芝芳的过程,比之孟小冬,确实波折得多。1921年的一天,福芝芳的京剧老师吴菱仙和京城名流罗瘿公受梅家之托到福芝芳家里说媒。福母在当时的戏剧圈子里被称为“福二爷”,人非常精明,她知道,梅兰芳人品好、事业好,虽然已婚,但原配夫人王明华不能再生育,于是她果断谢绝了聘礼和定金,只提出两个条件:

一是梅兰芳要按照兼祧两房的规矩迎娶福芝芳,福芝芳与王明华同等名分,不能做妾;

二是自己只有一个女儿,必须让她跟着女儿到梅家生活,将来梅兰芳要为她养老送终。面对这份"条约",梅家上下和王明华最终答应了福母的条件,娶到了福芝芳。

让梅孟二人的感情出现嫌隙的事件是发生在1927年9月(一说1926年)的一起“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