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篇有现实意义的论文:现金贷要怎么做,才能做到百利而无一害

时间:2017-06-03 22:02:37   |    韩版潮鞋红人馆

嗜血,现金贷因为高额的利率,曾经被媒体冠上这么一个词。

它简单地依照高利息覆盖高风险的“风控”模式,让这个市场陷入疯狂,同时充满争议。山东辱母杀人案更是让背后涉及到暴力催收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可是,他又似乎真的满足了从前未被满足的资金需求。究竟现金贷是恶魔,还是天使?

有没有什么方法规避掉现金贷的弊端,做到帕累托改进,也就是给一些人带来福利,却又无损害其他人的利益呢?

在今天的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廖理跟我们分享了一篇研究现金贷的学术论文,为上面的问题提供一些回答。

这是美国的学者写的学术论文,研究主题是美国的Payday Loan,就是发薪贷。

美国的发薪贷,它最早源于工作的人如果“月光”,很快把钱花完以后,就拿着自己的支票,去到Payday Loan的窗口去抵押(准确来说并不是抵押,其实是信用贷款),说我很快就可以发工资,我先借一部分钱,这部分钱一般是几百美金,借的期限会比较短,综合的费率会在年化300-500%。

现金贷针对的痛点:信贷约束

这个论文研究的背景是这样:在美国有20%左右的人面临着信贷约束。信贷约束指一般情况下你可以从银行或者信用卡借到钱,但你一旦出现些问题的时候,你经常用的传统融资渠道就不再借给你钱了,所以就面临着信贷约束。

当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呢?他就会转向Payday Loan,也就是我们说的发薪贷、现金贷,甚至有时候大家也说是高利贷。

大概美国有多少人使用过这个Payday Loan呢?大概有15%左右的人口使用Payday Loan,所以这个比例还是挺大的。

2010年,Payday Loan的交易规模大概一年是500亿美金,到了目前的阶段,升到了600亿美金。然而,它的影响还是存在争议的,因为有好有坏,正面影响是它可以缓解财务困境;负面是它可能会诱使过度的消费。

可见,发薪贷在美国也有很大的争议,它到底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是英雄还是恶魔?

后来,有一位学者叫Adair Morse,她先后在芝加哥大学、加州大学任教,便是这篇文章的作者。题目是《发薪贷是英雄还是恶魔》,提出的主要问题是:现金贷是否有助于缓解财务困境引发的负面影响?

这里的负面影响一是指的是你的房屋抵押以后,失去了赎回权,也就是永远失去了财产;二是被逼无奈,进行了盗窃。

现金贷的好:有利于减少小偷小摸?

这位学者收集了1996-2002年1000个社区的资料,把这1000个社区分成两组:一组是提供现金贷Payday Loan的,一组是没有Payday Loan产品的。当时大家还没有广泛的通过互联网使用Payday Loan这个产品,主要都是基于社区的,大家要去窗口借钱。

怎么做这个实验呢?她首先选择了引入自然灾害作为财务困境的外生冲击。她认为,自然灾害是引发财务困境的重要因素。当自然灾害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出现财务困境,每个人都会有借钱的需求。

从而,可以比较灾害(外生冲击)对有现金贷的社区和没有现金贷的社区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为了更好的比较,她还选择了信贷约束程度接近的社区进行比较。

结果发现,当发生自然灾害的时候,没有Payday Loan的社区,每1000栋房屋每年会增加4-5个丧失抵押品收回权的情况。因为你没有能力续贷,所以这个房屋作为抵押品就失去了。

而有现金贷产品的社区,只增加了3.2-3.5次。所以这样一来,有现金贷的地区比没有的,负面影响降低了20-30%。

另外一个情况,她选取了每1000个家庭被逼无奈参与了盗窃犯罪的情况。其中的盗窃犯罪指的是小偷小摸,不是大盗,偷车、抢劫不包括在内,小偷小摸是由于被逼无奈,真是没钱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偷东西。

研究结果发现,无现金贷的地区,大概每1000个家庭一年增加了12次的盗窃行为,而有现金贷的地区几乎没有。从这个角度来讲,可以说该负面影响基本消除。也就是说由于自然灾害所带来的财务困境,在有现金贷的地区,被迫盗窃这种负面影响几乎没有出现。

因此,她得出一个结论,说现金贷还是有助于缓解财务困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现金贷的坏:损害了谁的福利?

去年6月,美国消费者保护局出台了一个《关于改进包括现金贷在内的若干贷款产品监管办法的征求意见稿》,这位Morse教授就在8月给消保局写了一封信,里面基于自己的研究提了一些建议。

他说,人们对现金贷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否则为什么会有很多人去借呢?

目前学术界和业界对于人们究竟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借现金贷的认识并不是很清楚。比如,是什么让人们陷入财务困境?如果没有其他的方法,大家会怎么样应对财务困境呢?以及,如果知道自己将来有一天会遇到财务困境,那你预先会做什么样的措施来避免财务困境呢?

她接着分析说,现金贷改善了一部分人的福利,但确实损害了另外一部分人的福利。

现金贷改善了谁的福利呢?就是给那些没有其他融资渠道的人,提供了融资渠。

哪些人的福利受到损害了呢?是有其他渠道但是选择了现金贷,没有及时还款却不断续借,越借越多,最后债台高筑的人;以及因为有现金贷存在,而纵容自己过度消费,从而陷入了财务困境的人。

商业模式可能不错,可能是产品设计有问题

一个政策如果想实现Payday Loan的帕累托改进,也就是在没有人的福利受到损害的情况下,有一部分人的福利得到了改善,那么就不应该对现金贷一刀切,因为对现金贷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的确改善了一部分人的福利。

政策应该引导现金贷产品做更好的设计,来解决那些陷入财务困境之人的燃眉之急。

他首先提了一个问题,是否所有的金融需求,包括流动性、储蓄、借贷、支付,都应该由传统的银行来提供?

现实显然不是这样的,因此对某一个群体提供现金贷,本身有可能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产品设计的不好,哪里不好呢?

我们看到,Morse教授指出的问题,跟中国的现金贷有很多相同之处。

第一,没有区分借款人的类型。Morse教授说,应该通过放款的方式、还款的方式、定价等把真正需要短期过桥资金的借款人筛选出来。

第二,由于时间周期太短,很多现金贷借10天、20天,不到一个月,这样的借款人就往往不能经过一个发薪周期来调整自己的财务困境,就给续借提供了空间。

第三,也是特别重要的是,他说产品未能提供有效的激励,来鼓励借款人增加储蓄,尽快还款。

最后,应当建立更多的信息共享系统,防止一个人在多个平台借款,其实在中国的实践中这个叫多头借贷,一个人在不同的借贷平台上借钱,从而导致过度消费、债台高筑,最后还不起。

利息太高也是现金贷在美国受到争议的原因之一,因为Payday Loan的提供者都认为只要我的利息、费率设计覆盖风险,就能赚钱。在美国Payday Loan的违约率大概在50%,所以大家都把价钱定得很高,大致是这么一个原理。

Morse说,出借人由于违约率很高所以贷款价格也高,但是有一部分人是按时还款的,高定价其实是让这些人间接补贴了高风险人群。

所以,在产品的设计上可以设计一个提前还款利率可以打折的定价策略,筛选优质的贷款人,激励贷款人提前还款,避免不断续借,同时通过这种方式,来降低整个现金贷的息费水平。

最后,演讲者廖理老师分享了他拿到的一本现金贷平台的客户留言,“由于他这个留言都有真实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所以我认为他的留言基本是真实的,我选了几条给大家看看”。他展示的留言如下:

  • 父亲失踪,母亲住院,正在经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候,感谢你的平台给我安全感。

  • 江湖救急,雪中送炭,钱虽不多,但情谊深重,与友合作的500平的清茶生意亏损,年底又倒腾自己的工作室,周转窘迫,真的身心俱疲。

  • 谢谢你,最近因为家里发生很多事,老公去世了,自己带着女儿在外面租房子,甚至连生活费都没有了,还好有你的帮助,谢谢。

  • 简直就是月光族的救星,谢谢你。

最后,他说:

这有大量的留言,我看了之后也非常感动。这也充分说明现金贷在国内是有市场的,的确改善了一部分人的福利,但是它也同时带来了恶意催收、过度消费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一个好的监管政策应该引导这些产品改善设计,使不好的东西远离我们,把好的东西留下来,这样我们才能有真正好的现金贷的产品,真正实现普惠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