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国债”事件20年,读完此文 深有感悟

时间:2017-01-12 00:00:00   |    赤峰红人国际女装

“327国债事件”始末(网络流传)


所谓“327”,是一个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对应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九十年代初国债发行非常困难,老百姓普遍不愿购买。国家决定引入发达国家的交易方式,让国债更具流通性和价格弹性,1992年12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计并推出了12个品种的期货合约。


第二年,财政部决定参照央行公布的保值贴补率,给予一些国债品种保值补贴。国债收益率开始出现不确定性,炒作空间扩大了,国债市场开始火爆,聚集的资金量远远超过了股市。“327”现券的票面利率为9.5%,如果不计保值贴补,到期本息之和为128.5元。在1991~1994中国通胀率一直居高不下的这三年里,保值贴息率一直在7~8%的水平上。


但到94年底、95年初的时段,经过宏观调控,通胀率已经被控下调了2.5%左右。根据这些数据,当时中国第一大券商——万国证券的总经理,有“证券教父”之称的管金生合理的预测,327国债的保值贴息率不可能上调,即使不下降,也应维持在8%的水平。


按照这一计算,327国债将以132元的价格兑付。因此当市价在147~148元波动的时候,万国证券联合高岭、高原兄弟执掌的辽宁国发集团,开始大举做空。


万国证券和辽国发认为,财政部本来应该是最不想提高“保值贴补率”的,因为这样他就要从国库里无端地多掏出很多钱来补贴买国债的人。


但是他们忘了,在他们对面,就是隶属于财政部的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中经开)和众多追随中经开的上海和江浙一带的私人大户。


中经开的背景市场都很清楚,是财政部的全资子公司。作为财政部的担负财政资金周转任务的直属机构,当时中经开的董事长刚从财政部副部长的位置退下,总经理则是财政部综合司司长。


后来创立证券市场“涌金系”的魏东,当时只有28岁,研究生毕业仅仅2年,曾在中经开执掌证券部,后下海创立自己的公司。但在这场战役中,他被媒体描述为多头们事实上的主操盘人。


1994年2月开始,“国字头”的中经开联合江浙一带的一些大户,高调做多,曾经创下了一日之内吸纳100多万口327国债的天量大单(每一口等于20000元)。


这次正当所有空头们都以市场化的眼光来看“保值贴补率”不可能再增加,而结果却让他们大跌眼镜,“保值贴补率”后来竟然提高到12.98%!


虽然万国肯定知道中经开的背景,但他们还是固执地以为可以凭自己的实力赢过对方的权力。


为了这个巨额贴息,财政部在通货膨胀已经被抑制的前提下,花了国家的钱,多支出了约16亿。纳税人们,你们每个人多付出了1.2元您知道么?1.2元,对于现在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对于1995年的8亿农民,却等于他们一天半的伙食!


在通胀率已经下降到不足3%的时候,国债的贴息率却由94年的8%一下子提高到13%,整整5个点啊!所有的市场规律和经济学原理在此都不成立了。


可事实上,这几乎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大战。


2月23日,财政部正式发布提高327国债利率的公告,百元面值的327国债将按148.50元兑付。


总之,当1995年2月23日财政部正式公布消息后,空方的失败已经难以挽回。2月23日一开盘,双方就在市场上激烈交战,多空展开最后的生死厮杀,上午开盘后,多方在中经开的率领下,用300万口的多单将前日的148·21元收盘价一举推至150元,此时空方已经损失惨重。


下午开市后,空头主力万国证券的同盟军辽国发的高氏兄弟终于扛不住了,突然调转枪口,开始做多,空方立即溃不成军,327合约在1分钟内竟上涨了2元。接近到152元,意味着多头当天盈利95%以上!当时交易所内一片欢呼之声,多头欣喜若狂。


当时中国第一大券商万国证券被逼进死胡同,面临着60亿元的巨亏。在收市前8分钟,万国证券拼死一搏,利用规则设计及系统漏洞,突破数量下单炸盘,超额卖出国债期货。


下午4:22分,在收盘前的最后八分钟,突然出现50万口空单将多头打了个措手不及,期价被打到150元,随后连续几个数十万口将价格打回到148元。


此时多头们只看见价格一个劲地往下掉,却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收市前最后时段竟然出现一笔730万口的巨大卖单,把价位封死在147.50元,由于时间仓促,多方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这意味着几分钟内多头们不仅当天盈利全部亏光,而且连本金至少也亏掉一半以上,全部爆仓。


上海交易所内外一片目瞪口呆。有机构当事人事后回忆,自己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手足冰凉、全身麻木,有人甚至当场晕倒。那个结局不知道多少多头要倾家荡产!


事后统计,万国证券最后八分钟共抛出1056万口卖单。按照上交所的规定,国债期货交易1口为2万元面值的国债。1056万口的空单意味着什么?意味着2100亿的总市值,意味着1994年中国GDP的1/30!当时327国债总共才240亿,这样的天量可谓空前绝后。


即使是数年之后,经历过这次事件的当事人至今依然后怕,没法接受那曾经的一幕,就连上交所监管方都胆战心惊,不知如何是好。


总结这次多空博弈,万国的取胜之道在于三点,一是其雄厚的资金实力,二是其保密工作到位,三是其对证券规则的熟悉。有了这三点,才保证了它能够在收盘前突然发难,令对手措手不及。


1993年出台的国债期货交易办法明确规定了允许卖方(也就是万国)在保证金制度下进行卖空,而没有规定卖空的限额。只要卖家在到期日之前把所有产品赎回,就不属于违规,更谈不上违法。


本来,这可以算是中国证券史上的一次以散胜庄的大事,如果按照收盘价交割,以内幕消息作为投资理念的中经开为代表的多头反胜为败,以市场技术分析为投资理念的万国为代表的空头反败为胜,双方各自出现了约40亿元的巨额盈亏。


但是,当天晚上,却爆出了中国金融市场最为黑暗的一幕:——2月23日夜,上海交易所“受命宣布”(大家请注意受命这两个字,是谁从北京发命?),当日收盘前8分钟内的所有抛单无效!当天收盘价定为151.30元。


上交所判定万国证券违规操作,从而取消卖单的直接理由是“保证金不足”。这个决定时间为23日夜间约21点,从收盘到取消卖单的时间仅为4个小时多点,而在这四个小时里,上交所明确表态“万国证券保证金肯定不足”。“肯定”两个字,就证明了上交所根本没有去核查万国的保证金到底有多少钱!


万国2112万口卖单的保证金,实际计算下来是52.8亿人民币。万国这样的金融机构,自身资产已经达到了12亿元。再加上信托投资,能够控制的资金在数十亿元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因为中经开一方拿不出钱来已被平仓,次日的万国想怎么补就怎么补。然而,次日的开盘时间还没到,这一笔合法交易就被擅自否认了。


327事件,管理层不是自我谴责制度和设施的落后,反倒张开血盆大口说道,管金生,你在钻空子!


上交所的这一决定,使被万国证券翻转的盘子,再次倒转过来:万国证券亏损16亿人民币濒临破产。


如果按管金生抡板斧砍出的收盘价到期交割,万国赚42亿元;如果按151.30元平仓,万国亏16亿元。许多人这一天内在千万身家的暴发户与债台高筑的穷光蛋之间转了个来回。


这一天,被外媒称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只不过,失败一方是利用了系统漏洞,在规则许可的范围内运用技巧性操作,可以算是不违背法律法规的一次漂亮的投机案例。而获胜另一方依靠的却是内幕消息,或者说直接操纵了权力改判了结果。


5月17日,中国证监会鉴于中国当时不具备开展国债期货交易的基本条件,作出了暂停国债期货交易试点的决定。至此,中国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宣告夭折。整整18年后,直至2013年方才恢复。


随后,“证券教父”管金生5月19日被捕入狱,1997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罪名为挪用公款269万元,而公诉方的所谓“违规操作”却被法院驳回。2003年,坐了7年监狱的管金生保外就医。辽国发高岭兄弟则人间蒸发,到今天仍然没有下落。由于对制度设计漏洞负责,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黯然去职,此后下海商海闯荡。


众所周知,后来万国证券被申银证券接管,其所欠的几十亿元债务也由申银及万国的十几个大股东(都是国有企业)分摊偿还。于是,国有资产在327事件里,总共流失了32亿元(万国16亿+财政部16亿),却造就了一大批亿万富翁。


以中经开为统帅的多方,瓜分了巨大的胜利蛋糕,一夜之间暴富。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金融大战中,至少让这四个人完成了原始积累,或者发了大财:当时28岁的魏东,29岁的袁宝璟,34岁的周正毅以及30岁的刘汉。


天日昭昭 四人宿命终至


当然,中经开一战成名,成为市场中最彪悍的庄家。在国债期货被停止交易后,这些人和机构都进入了股市或商品期货市场,成为市场中的新霸主。某只股票或期货交易品种,只要传说有他们参与,马上身价倍增,狂涨不已。


时间是把杀猪刀,它不仅仅雕刻庄家的容颜,还直接消灭他们的肉体。


不可一世的中经开,在此后证券市场中多次违规。在327国债事件几个月后,就将其配售的四川长虹禁售股上市流通,其中复杂而又触目惊心的内幕,令中国股市再次蒙羞。随后,中经开又卷入了东方电子和银广夏两个大案之中。


十年赌四命,中经开终于将自己送上了绞刑架,公司灰飞烟灭,其掌门人总经理姜继增也被送上法庭。最莫名其妙的是,利用内幕消息在中国股市一路血赚的中经开,最后清盘结算竟然大幅亏损?


在2002年6月被人民银行依法吊销营业许可证的时候,中经开亏损欠债数十亿元!清算组对“中经开”的债务如此评价:“知道会很大,但是还是超出想象。”


中经开纵横股市10年,没有任何败绩。可是赚到的钱都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会在清算时留下巨额债务呢?既然没有进入中经开的账面,那么必然是到了某些人的个人腰包。是哪些人?这就是个很值得关注的问题了。


在327国债事件中,有消息称主操盘人魏东个人赚了约2个亿,随后他的公司控股了九芝堂、千金药业和国金证券等,成为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但在2008年,他在被接受调查问话后几天,突然在一个晚上,从北京的一栋高楼17层中一跃而下,粉身碎骨,年仅41岁,身后留下了巨大的谜团。


(魏东)


周正毅也在327国债期货中挣过大钱,后来逐渐成为沪上政商圈子里的名人,号称上海首富。曾卷入与香港多个女明星的绯闻,常常登上香港媒体娱乐头条。最终因案涉到某个“老虎”,2007年的时候,在上海被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挪用资金及单位个人行贿”等五项罪名判刑16年。



(周正毅)


袁宝璟的结局最惨烈。327国债之后,他因在四川炒期货,跟刘汉结怨,随后指使下属刺杀刘汉未遂。这个下属出身警察,后来多次要挟袁宝璟,袁的兄弟们就刺杀了这个人。后来案情的发展令人惊讶,2006年法院判处袁宝璟四兄弟三人死刑一人死缓。


一条人命,让三个人偿还,而袁宝璟是否对刺杀事件完全知情,还存在某种争议。最近,有媒体在报道刘汉案的时候透露,袁家之所以付出如此惨重代价,是因为刘汉暗中运作的结果,其代价可能是一笔高达22亿元的利益输送。



(袁宝璟)



至于刘汉,可能是这些人中走得最远的,被捕的时候已经有400亿身家,多条人命在身。据媒体报道,在四川,只要他看上的项目,是没有人敢于竞争的。在四川,刘汉号称是地下组织部长,可以左右不少公务员的升迁。当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刘汉已经“大到了不能倒”地步的时候,他突然倒下了。



(刘汉)


“327国债赢家”这个群体,从出来混的那天起,就有强烈的走捷径、破规则的意识。他们当年之所以能搞垮中国第一大券商,瓜分掉万国证券的数十亿资产,某种程度上靠的就是内幕消息。


完成原始积累后,更加确信自己的“生意经”和“人生观”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这是一个丛林社会,只有当肉食动物,靠狡诈和凶残,才能生存在食物链的顶端。事实上,他们每个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顺风顺水,所向披靡,引无数官员竞折腰。


圣经上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的东西。“327国债”赢家们,仅仅是在重演中国传统社会的政商大戏而已,所以他们的结局早就注定。像中国历史上那些牛烘烘不可一世的主儿一样。


你看那胡雪岩,当年攀上了有总督、军机大臣头衔的左宗棠,多么不可一世,最终还是倒在李鸿章、盛宣怀的暗算之下。而李鸿章一死,盛宣怀的权力、财产就成为袁世凯系眼中的唐僧肉,被切割、瓜分;而袁世凯身后,他的家族财富又能维持多久呢?


通过特权实现的利益,最终肯定会被更大权力或者法律剥夺。权在,钱来,钱聚;权去,钱就成为灾祸,必然散去。这仿佛是个魔咒,在中国存在了数千年。


昔日的证券教父,在囹圄里面呆了7年,“魏东”们则在台面上堂而皇之的过着忽悠全国股民的日子。7年过去了,中经发作恶多端被干掉了,而管金生却被批准保外就医了。


又过了接近7年,中财系的最后一位大佬——魏东自杀了,而管金生这个身体虚弱,心脏不好的老头子却还活着……世事难料,真的是世事难料啊!谁能经得起命运这个覆雨翻云手的捉弄?


中国目前正在开启一场新的变革。其中,“把权力装入制度的笼子”,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目标。只有这样,走正道的人才能发财,盖茨、乔布斯这样人在中国才不会沦为穷光蛋、二货,刘汉们才不可能张狂,这个国家才有希望。但愿“327国债赢家”的悲喜剧,在中国不再重演。


“327”事件后,中央组成了以财政部、人民银行、证监会、安全部、国家保密局等六大部委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事件进行了调查。阵容不可谓不强大,规格不可谓不高。但除了已经输掉了的倒霉蛋管金生,并无他人被查处,定性为“工作失误”。


正如一些人所预料的那样,究竟谁将为“327事件”负责?“327事件”在以后还肯定会被人重新提及。




管金生对327国债事件首次公开回应


“中国金融教父”管金生在6月6日下午,和讯网联合赢贝金融共同举办的“‘互联网+’金融投资高峰论坛上”演讲中,首次公开吐露心声,谈及他在了“3.27事件”中的经验教训。


而就再管金生公开谈论一生最大的的滑铁卢之前,申银万国前董事长李剑阁曾公开大力指责市场流行的关于327的悲情化和以讹传讹,李的观点有二:一是“327事件不是什么阴谋”;二,万国犯了很大的低级错误。

年过花甲的管站出来,似有回应之意。


以下是管金生部分文字实录:


各位朋友们大家好,感谢本次论坛的组织方给我这个机会上台发言,方志是我的学生,按照专业水平来讲,他早就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个题目应该是他讲,他来讲肯定比我讲的更精彩,主要是让我谈谈互联网时代给我们期货投资带来什么变化,对互联网+金融投资有什么新的格局展望。主办方给我这个机会是希望我谈点经验教训,谈这个之前首先声明一下,今天是周末,我的发言是个人的看法,跟任何单位都没有关系,我主要是跟各位新老朋友们谈心。


有不少人问我,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总回避327这个问题,现在都出书了,为什么不能讲讲这个事情呢?如果直接讲这个问题应该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本着总结经验、教训的原则,通过总结历史来寻求历史的真相,才有可能实现社会的和谐。


众所周知,由于二十年前的327事件,我并不口服心服,但是在行动上绝对尊重和遵守了法律的判决,接受了十七年的有期徒刑的惩罚。


前几年朋友们私下经常问我,你作为一个60多岁的老人为什么会对互联网情有独钟呢?很多人觉得是不是你学习能力超强?是不是记忆力特别好?不是的,今天给大家讲讲。实际上我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将近八年的生活,我个人的牢狱就是翻阅大量的全球化和互联网的英文资料,我比在座的谁都更早的接触了互联网,了解国外的情况,特别是对互联网接触的比较早一点,当时有一个叫张志雄的朋友来看我,他说你这个脚肿的,我说天天在翻东西,动都动不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正是因为这个机会,使我渐渐的丰富了自己个人的知识结构,我也感谢这次机会,这是祸兮福之所倚,通过这次牢狱不仅丰富了个人的知识结构,了解了外面的世界原来很精彩。


像我这么一个有特殊经历的老人,怎么看待互联网给期货投资所带来的变化呢?这也是方志给我出的第一个题目。毫无疑问,由于互联网技术,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云计算技术、大数据技术和物联网技术的突飞猛进,正在改变原有人类社会的发展轨迹,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使人类社会形态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进入到了互联网的时代,或者说可以说是互联网社会。互联网技术的进步是划时代的历史事件,因为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把我们带进了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技术从根本上改变了信息传输方式,相当彻底的解决了信息不对称,以及由于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知识爆炸的时代,由于互联网推动着万物互联,知识得到了极为广泛的传播。


比如说期货交易的本质是什么?在二十年前可以说是一个很少有人明白的问题,今天已经不稀奇了,已经成为常识。但是在二十年前没有人知道期货交易的本质是什么,期货交易的本质是合同买卖,如果当时327国债贴息的决策者们懂得期货交易的本质是合同买卖,他们就一定会意识到贴息就是改变了交易合同的内容。就一定要在决定贴息之后迅速的通知上海交易所对正在进行交易的327品种实行立即无条件停牌,这样就可以避免多空双方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之下厮杀。


如果当时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管理人员掌握了这么一个期货交易的本质是合同买卖,这个前提,他们也完全可以在接到交易所要求停牌的正式要求之后,会认真的研究紧急建议是否合理,是否需要紧急报请监管部门实行立即停牌,至少不会做出空方要求停牌是因为输了钱,所以不允许这个停牌,这样一个错误的判断。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误判,事情的发展可能就完全不同。


但是历史没有如果,我之所以在事隔二十年之后,在今天这样一个学术性的研讨会上首次提出自己的看法,我们面对一群年轻人可以不说话,但是绝不可以说假话。


经过了二十年的时间,今天又有互联网这么一个空间,时间和空间的变化,相信当年的多空双方的人们早已回复了平静,而早已不再有利益的纠葛和冲突。寻求历史真相,完全不必追究历史责任,这是两回事,特别不应当追究个人的责任,应当是对事不对人。


在327事件当中,我个人也有自我检查和自我反省,由于当时市场管理者向我提出合理化的停牌建议之后,采取了不作为的做法,有人说你一天赚钱赚这么多干什么?这不是赚钱不赚钱的问题,这个是因为突然改变贴息,突然改变交易合同的内容,任何交易所唯一的做法只有停牌,这是国际惯例,如果照当时那天情况继续交易的结果一定是空方券商全部破产,没有任何一家的空方可以幸免于难,几十家的券商破产,一定会发生大规模的股民投资者上街挤兑,到证券公司挤兑,在上海这个地方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绝对是一场金融风暴,全世界都要震惊,针对完全有可能发生金融风暴。


我没有采取不作为,我是想有所作为,想制止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我错在什么地方呢?我采取了单纯的技术处理办法,如果当时我有足够的智慧,完全应当综合采用外交和政治的手段,管理者不作为就向管理者的上级再反映,一定要停牌,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全球如此,这不是道义的需要,这是金融秩序的需要,一定要停牌,没有别的解决办法,总经理可以不听,我整整一个上午都在这里苦口婆心的说,就是不听,不听我就放弃,我就以为到此为止了,因为他是最高的管理当局。


如果是我能够更有智慧,我继续采取一些办法,也可以向他的上级报告,报告他的不作为,比起那些始终坚持改革不动摇又能安全交易的那些企业家,我跟他们差的很远,差在智慧上。


互联网时代改变了信息不对称,这些历史的悲剧完全可以避免,今天的互联网可以把各种有关交易的信息以最快捷的方式推推送到每一个交易者那里,无论是市场管理者还是市场参与者,都能够毫不例外,同样平等地位的接受到这种有价值的交易信息,这是互联网时代对期货交易多来一个最大的东西,改变信息不对称。有很多变化不说,就不一一详述了。


对互联网+、金融投资未来的新格局有什么展望?互联网技术金融新格局,我的展望,从商业活动、经济活动来讲,未来全球的经济和商业活动还是中美两国两个引擎,互联网技术对金融投资,包括期货投资,一定会带来新的格局,中美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并存,常态就是互联网金融的大的全球背景因素。


互联网+核心的金融逻辑是什么呢?互联网技术如何改变金融投资的逻辑?互联网技术的跨界思维一定会极大的提升金融的渠道能力。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数据革命对金融本身所具有的信息数据的要素进行了全面的提升和升级换代,从而提升金融的服务能力,也会极大的扩大服务的规模。互联网技术带来的云计算革命,对金融的后台技术支撑系统进行了全面的改革和创新,从而极大的降低成本,极大的增加稳定性,降低交易成本,增加交易稳定性,有可能极大的增加弹性扩展空间,这就是我对未来金融投资互联网时代新格局的基本看法。


这种新格局的形成首先依赖资本市场的制度创新,资本市场的制度创新又依赖互联网思维被全社会所接受的广度和深度密切相关,只有当互联网思维基本上成为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共识,并逐步的发展成为互联网世界观和人生观,从而构建起一个全新的价值体系,资本市场的制度创新才会有坚实的思想土壤。我的看法,互联网思维并不是简单的方法论,而是一个系统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这三观都要进一步调整。


到底什么是互联网思维?这种思维的本质又是什么?我个人认为,互联网思维包含了以下几点。


一、任何草根只要有梦想就有可能变的伟大,任何个人的梦想只要能和中国梦保持一致,并成为中国梦的一个组成部分,就一定会有圆梦的一天。


二、任何个人的智慧都不可能超过众人的智慧,这是群众路线的灵魂所在,任何的领袖其实都是智慧众筹的高手。


三、从来就没有一贯正确,只有不断试错,及时改错,才能不断的接近正确,从而保持基本正确。


四、从来就没有千古不变的界限,只有跨界思维才会产生真正的全局意识,才能真正形成渠道扩张能力。


互联网思维不仅是改造世界的思想源泉,而且更应该是改造自己的思想动力源泉。327事件当中,刚刚给大家讲了我的错误是什么,我是单纯的技术观念,我不懂得进行外交政治的斡旋,觉得自己不想这么做,当时不想改变自己。


所以我觉得互联网思维不光是在改变世界,首先要改造自己,如果我当时没有读书人内心的清高,我会向当时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正确指出应当及时停牌,上报政府,上报监管最高当局,我提出这个合理建议之后我就觉得没事了。我只不过不是交易所的成员,向不向上面汇报是你的事,我认为我就完成了我的任务,我不能越俎代庖。


这事实上是读书人很要命的东西,我这一生吃亏,吃很大的亏,就是没有放下自己内心的骄傲和清高,我如果当初可以克服自我,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不断的向交易所上级部门、再上一级部门奔走呼号,说不定真的能改变现实,能够扭转乾坤,因为当时没有报到上面去,如果往证监会报,证监会知道这个事情很大。有人提出了停牌,为什么不能做呢?说不定可以挽救很多。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往事并不如烟,不要追究历史责任,但要总结历史教训,要使自己的教训成为别人的营养,因此互联网思维不应该只是改造世界的思维,首先应当是改造自我的思维,要想改造世界,打造市场的新格局,重要的支点不是市场管理者,也不是别人,只能是自己的心灵,要想改变世界,必须从改变自己开始,要想撬起金融投资市场新格局,必须把支点选在自己的心灵之上。谢谢各位。



文/李剑阁(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中国证监会前副主席、申万证券前董事长);陆一(上海证券交易所高级研究员)


327事件不是什么阴谋


坊间关于327事件的传说很多,把很多人都跟327扯在一起。比如说什么刘汉也是在327事件中掘得第一桶金,其实当时他还在四川的一个小地方做小生意,不大可能参与327的交易。市场上长期流传着那个阴谋论,说财政部用贴息为自己的下属公司中经开谋取利益。去年有一次我到上海讲课,由于我是申万的董事长,就有好几个老万国的人愤愤然地问我,说327事件当年是不是财政部泄露贴息的消息所造成的?其实像当年的财政部长,他在部长这个位置上,第一他不愿意做、不可能做;第二整个中央机构行政决策和行事程序都不可能提供给他这么做的空间;第三他想做他都不会做,他都不理解贴息怎么会给国债期货市场带来如此大的波澜。说这个埋藏在整个当年度到期国债兑付方案中的小建议,会给市场造成这么大的风险、会给谁带来利益,他都不见得理解、也不见得听得懂。这确实是真话。在市场发展初期,其实包括证监会这样的市场监管者和上海证交所这样的市场组织者,对于国债期货那样的市场创新及其风险的认识,并不见得都懂得那么多、那么深。如果要讲证券市场这段历史,在当年谁也不要说自己很懂、谁都不是很懂,当时大家都是这样一个水平。


万国证券在327事件中犯的是低级错误


万国根本不能够怪任何人,只能怪管金生在对市场趋势的判断中犯了一个相当低级的错误,你赌输了以后就怪其他人、怪到财政部头上都是不妥当的。持续影响国债期货市场走势,更重要的是基于保值贴补率这样的公开数据所显现的通货膨胀趋势。从1993年国务院开始对过热的经济采取宏观调控的措施之后,尽管中央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但在1993、1994、1995年,通货膨胀的发展趋势一直不容乐观。正像《中国赌金者》一书中列举的1994年7月-1996年1月的保值贴补率数据,就十分明显地证实:从1994年12月(在1994年11月9日公布)开始到1995年3月,和通胀率直接相关的保值贴补率是从8.79%-11.87%呈直线上升的。在1995年1月份万国证券开始下决心并布局做空时,1月10日公布的2月份保值贴补数据就破天荒地首次突破两位数、达到了10.38%。而且1994年10月份以后公布的保值贴补率,每个月都以1-2个百分点上涨,表明宏观层面的通货膨胀并没有被控制住、也没有在哪个月出现好转的迹象。而每个月的保值贴补率都是提前20来天、在上个月的10-15日左右通过各大媒体对外公布的。这恰恰表明其中并没有什么阴谋论存在,而仅仅是管金生在对市场趋势的判断中犯了一个相当低级的错误。你硬要去和别人赌“明天太阳会不会升起来”,那你不输,谁输呢?


阴谋论反映了当时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微妙关系


长期以来社会上能够这么广泛地流传有关327事件的所谓阴谋论传说、把万国最后的市场违规行为描述成一种受害者的悲情故事,这里面的深层原因,是反映了当时改革过程中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微妙关系。327事件爆发后,有关贴息消息被泄露的传言从上海传到中南海,甚至还言之凿凿地有名有姓。当时朱镕基听说后,拍着桌子搁下了这样一句狠话:查,查出来谁泄露,杀谁的头!但结果,被传言指名道姓的那位同志那天刚好出差,根本就没有参加那天的国务院办公会议。后来成立的联合调查组到上海,其实并没想去抓人,我们也没想去处理谁。最后的结果大家也知道,调查组的报告中其实并没有提任何处理意见,只是讲了调查的情况。对人的处理是上海决定的,而且对管金生是以贪污和挪用公款的名义处理的,并没有以327事件的名义去处理。


上海证交所确实存在市场组织上的漏洞


从上海证交所角度分析,也确实存在市场组织上的漏洞。记得有一次在证监会开会,我就对尉文渊说,上海证交所国债期货的保证金比例不够。但那时候尉文渊还不以为然,当时证监会的权威也不够。他对我说:这个事你们别管了,我们很清楚,会处理的。那次会议和我们的谈话都有记录,会议纪要还上报了国务院证券委。所以327事件后朱镕基找我发脾气,说剑阁你在证监会那儿,这个事怎么会管成这样?我们就拿着这个报告给朱镕基看,说证监会早就向上海证交所指出过国债期货市场的组织中存在风险点,于是朱镕基也没再说什么。因为上海证交所确实保证金比例较低,如果保证金再够点,再严格执行逐笔盯市,就不会有那么大的事。管金生也没有那个漏洞可钻了。北京商品交易所的武小强到现在还跟我讲,我们北商所没出事,但你们证监会最后却把我们都一起关掉了。当时武小强一直跟我说这个观点,他说股票交易所是做现货的,对期货风险控制的理解不深;不像期货交易所,天天面临风险。所以在市场组织上,两者的思维方式和市场组织方式不太一样。


———————————————————————————————

背景介绍:《红色资本主义:中国崛起背后脆弱的金融基础》

327 国债期货丑闻

如果试图为中国政府力图控制市场的做法找一条依据,那么那一定是 1995 年的债券期货丑闻。这陈芝麻烂谷子恰恰解释了为什么中国资本市场上至今没有金融期货产品。(注 7) 简单说丑闻内容就是一家上海政府支持的本地券商和另一家有中国财政部做后台的券商之 间的拼杀,换句话就是地方利益与中央利益的较量。上海方面的万国证券在收到一条内幕信 息,说是财政部计划在 1995 年比上年多发行 50%的债券。于是万国逆市思考,认为扩张的 发行量会抵消通胀下降带来的债券价格上涨,并且债券价格会维持在低位,于是在 95 年早 期在期货市场囤积了大量(其中涉嫌非法)空头合约,尤其是给此次丑闻命名的 327 国债期 货。此举向市场泄露(在中国,没有不透风的墙)后,其他市场参与者便积累多头,企图未 来价格上涨,当听闻财政部又削减发行计划后,又变本加厉。不知怎的,万国竟对此视而不 见,继续加空,企图操纵市场。

通过全资子公司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又名中经开),财政部实质上持有了相应 的多仓。由于中经开的老总朱福林,是原财政部国债司的司长,这场对决打一开始就不是什 么公平的游戏。当最后财政部公布削减发行量,债券价格维持高位,万国在交易日最后 8 分钟疯狂加仓,市场成交量暴增到史无前例的水平。当天收盘前,万国不惜以市场崩盘和其 他经纪商形式上破产为代价抛售。当晚,面对期货市场崩盘的事实,上交所取消了收盘前 10 分钟的所有交易并接连休市 3 天,以缓和局势和协议平仓。这一切意味着万国的破产。

随后展开调查,万国的董事长,曾荣为上交所创始人之一,遭到拘捕并判处入狱 17 年。 事情并未结束,万国后来被申银证券——当时上海第二大券商收购,也就有了现在的证券巨 头申银万国证券。改革家刘鸿儒,当时银监会主席接任证券方面,当时对交易所没有直接的 管辖权,并且金融期货也就此暂停且一直没有开启。紧随其后,北京方面接管两家证券交易 所,从而在这场战役中,上海方面成了不折不扣的输家。

在这场零和游戏中,必定就有人赢了,当然,就是中国财政部。中经开于 1995 年获上 交所顶级经纪商,“因其在国债期货上的大规模交易,占交易所年交易量的 6.8%”。出于政 治考虑,中经开没有将大规模的收益计入报表,而是计入包括财政部在内的“客户”身上。 接下来的几年内,这家有权有势的公司就成了市场操纵者,从令人发指的股价操纵和公司倒 闭事件中可见一斑。然而,由于中国财政部的强硬背景,中经开屡屡逃脱罪责和关闭的命运, 直到 2001 年周小川将其关闭。然而,中经开并不是唯一一个有中央政府背景的机构玩家。

讽刺的是,327 事件前一个月,当时负责金融部门的朱镕基副总理,就严厉批评“由一 些利益集团,占用国家、地方政府和企业的资金来逐利”带来的债券市场上猖獗的投机行为。 朱明知问题在恶化确明显的无能为力。然而,他可以清除这种期货品种。权衡此事件伴随着 政治成本,党想要一个有序的严格管控的债券市场便不足为奇,哪怕做出使整个证券市场死 气沉沉的牺牲。但是,在中国整体繁荣强大的过程里,党对改革的拒绝态度助长了投机力量。

综合自:网络 和讯期货 金融客平台 金羊毛工作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