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五年:清廉的海大人

时间:2017-05-20 00:15:13   |    红人馆Bearpub

清廉的海大人。海瑞是历史上有名的清官,其清政爱民的高尚品格传颂千古。海瑞幼年丧父,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依靠祖上的几十亩薄田勉强度日。母亲性格刚强,对他的教育非常严厉,自幼寒窗苦学饱读诗书,深受儒家思想熏陶。海瑞自号“刚峰”,立志做一个正直无私的人,有经世济民的宏远,其性格养成与母亲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海瑞只是文人中杰出的代表,大多饱学之士都有这样的情怀,这是儒家教育最可贵的地方。儒家文化的核心理念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海瑞就是按照这样的路径一步步走下去。

能够培养出海瑞这样优秀的人才,足以证明儒学对于心性修养的巨大作用,可以触及灵魂深处塑造出正义的品格,这也是现在社会失落已久的东西。海瑞也深受王阳明“心学”影响,阳明“心学”皆“儒、释、道”集大成者,惟修炼强大而无私的内心,讲究“致良知,知行合一”,实质上还是“内圣外王”之学。海瑞的内心非常强大,嫉恶如仇不惧死生,理想信念非常执着终生不渝,其所作所为几乎不近人情不通情理,这也是海瑞之所以是海瑞的可贵之处。

海瑞冒死直谏,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嘉靖晚年,海瑞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向嘉靖皇帝上了一封《治安疏》。这可能是有史以来臣子骂皇帝最有名的一封奏疏,万言之疏无所不用其极,嘲笑、讽刺、挖苦、责骂等各种手段都用上了。嘉靖帝未及看罢,就气得七窍生烟近乎抓狂,告诉身边的侍从,“赶快抓住此人,不要让他跑了”。旁边的人告诉他,此人愚妄至极,来的时候就准备了棺材,别说逃跑,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为了求证,我仔细地查阅了海瑞的《治安疏》,洋洋洒洒万言书,言辞确实犀利且直言不讳。海瑞说:“天下固即陛下改元之号而臆之曰,嘉靖者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大意是说,陛下您改元为嘉靖,大家都猜想是家家穷的干干净净的意思吧!这不是打嘉靖皇帝的脸吗?这已经超出了批评的限度,简直就是嘲笑与讽刺,还不如痛痛快快骂几句,嘉靖皇帝哪能受得了。

自古敢骂皇帝的人不少,但敢于这么骂的人确实不多,无怪乎嘉靖帝抓狂,要是换了别人早就乱棍打死。海瑞并未就此打住,继续批评道:“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内外臣工之所知也”,天下人对陛下不满已经很久了,这些内外大臣都知道。嘉靖皇帝一心修道而荒废朝政,多少年来也没有人敢于直面谏言,海瑞不惧,直接戳到嘉靖的短处。他说:“一意玄修,是陛下之心之惑也。过于苛断,是陛下情之伪也。”他指责嘉靖,痴心修道不务正业是心灵受到迷惑,苛刻武断对待大臣是虚伪的表现。

在古代,皇帝有至高无上的权威,谁敢挑战皇帝的权威,就会惹来杀生之祸。就连唐朝有名的直谏之臣魏征,在劝谏唐太宗时,也的讲究个时机和方式方法,可唐太宗是公认的从谏如流的明君啊!嘉靖帝与唐太宗相比不在一个层次,可在面对海瑞犹如“狼牙棒”似的的《治安疏》时,竟然久久不忍处死海瑞,他在内心里感觉海瑞是对的。嘉靖帝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下令将海瑞关进诏狱,但还是不忍心杀他。过了不久,嘉靖帝驾崩,狱卒估计海瑞一定会被重用,端来酒菜招待他。海瑞不知其故,还以为是杀头饭,可他一如平常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神态极其平静。狱卒告知真相后,海瑞嚎啕大哭几度昏厥,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海瑞对嘉靖帝是忠诚的,他以自己赤诚之心用生命来直谏,听到嘉靖的死讯时他无比痛心。

海瑞的清廉也是出了名的。浙江总督胡宗宪曾告诉别人,知县海瑞为母亲祝寿买了二斤肉,这成了淳安县的一大新闻。海瑞生活清苦,虽然身居知县有职有权,可他从不占衙门一丝一毫的便宜,靠自己微薄的俸禄维持着简单的生活。海瑞对自己,对家人近乎苛刻,甚至是不近人情,他严格地坚守着自己的操守如苦修僧一般,这就是人们敬重的海大人。胡宗宪的儿子作威作福,殴打驿臣,海瑞抓捕了他并没收全部财物,然后写信给胡总督说:“您那么清政爱民,此人如此蛮横霸道,一定是冒充你的儿子”。胡宗宪有苦难言,面对海瑞这样的刚正之人,只能一笑了之。

严嵩党羽鄢懋卿出巡江淮盐政,沿途路经各州县隆重接待,不仅宴席豪华丰盛,而且送上一笔不菲的大礼。各州县虽然叫苦不迭,可还的笑脸相迎极尽奉承。海瑞听说后,贴出告示,声称鄢懋卿是多么多么的廉洁,如果巡查路经淳安,一定按最简单的“四菜一汤”来招待他,鄢懋卿闻知只得绕道而行。海瑞就是这样的人,一身正气使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退避三舍。用现在的话来说,作为部级高官本可以过上惬意而富足的生活,但他甘愿坚守清贫,实质上他是在坚守自己不变的信念。

海瑞死于万历十五年,他死后,几乎是家徒四壁,所使用的物品大多破烂不堪,没有为后人留下任何家财,甚至连丧葬之费都凑不齐。每当读到此处,忍不住掉下眼泪,我被远古的那个灵魂所感动,他为了践行自己的人生理想,真正做到了无私无畏无怨无悔!海瑞的死讯传出后,南京百姓为他罢市,人们自发地为他披麻戴孝,祭奠哭拜的人百里不绝。人们敬重的是海瑞的公正无私,他是真正关心老百姓的疾苦,真正愿意为劳苦大众办事的人。此刻,仿佛从遥远的地方飘来古老的民谣:“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你就是那定盘的星……”